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风水”古今谈 » 正文

第一日,什么是风水

作者:李申(原著) 、图玛(改写) 来源:薄荷茶社 2019-08-26

近年来,“风水术”大行其道。很多高校学者、成功商人,乃至民间周易爱好者、普通百姓都对这门古老的“学问”深感兴趣并大加追捧;落马官员迷信风水,利用职权布“风水局”的新闻也频现报端。

那什么是“风水”?“风水”的概念来源于哪里?它到底没有科学性?能不能通过它实现人们旺宅旺家、升官发财的愿望?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公认比较权威的《辞海》中,“风水”的定义:

也叫“堪舆”。旧中国的一种迷信。认为住宅基地或坟地周围的风向水流等形势,能招致住者或葬者一家的祸福。也指相宅相墓之法。《葬书》(旧本题晋郭璞撰):葬者乘生气也。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

《辞海》提到了《葬书》中关于“风水”的描述。事实上,一般认为,风水术的基本依据,就是这本书。这段文字清楚地说明了什么叫做“风水”,是风水术的核心理论。

这种理论的基本根据,是物与物在不接触的情况下可以相互感应”的理论,这一理论是从战国时代开始的,基本原理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一、认定物与物在不接触的情况下可以相互发生作用;

二、作用的中介是气(这和西方哲学、物理学所谓“超距作用”根本不同);

三、气是构成万物的物质基础,可以渗透一切;

四、只有同类的事物才能发生感应。比如磁石吸铁,但不吸铜;甲琴的宫弦只能感动另一张琴的宫弦;通过风,马只能和马互相应鸣,牛也只能和牛互相应鸣。叫做“风,马牛不相及”。这和现代物理学的“同性相斥、异性相吸”的结论是相反的。

在这种感应理论的基础上,董仲舒创立了天人感应学说。《葬书》也以这种感应理论为基础,但却完全违犯了这个理论的基本原理,比如:

一、气为什么“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在古代文献中,从没有“水可以阻挡气的渗入和传出”的说法。因此,“界水则止”完全违背气传播的基本理论。

二、依据当时的阴阳分类,人是阳,鬼是阴。鬼的阴气怎么能和人的阳气相互感应?因此,以气的感应为理论基础的“鬼福及人”说,完全违犯同类相感原则。

纵观《葬书》自身的理论,更是矛盾百出。我们不妨多截取一段其中的文字,逐条批驳。

原文:

葬者乘生气也。

五气行乎地中,发而生乎万物。

人受体于父母。本骸得气,遗体受荫。

经曰:“气感而应,鬼福及人。”

是以铜山西崩,灵钟东应。木华于春,栗芽于室。

盖生者气之聚。凝结者成骨,死而独留。故葬者反气入骨,以荫所生之法也。

丘垄之骨,冈阜之支,气之所随。

经曰:“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止](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李申 标点)

翻译成白话文,大概意思是:

埋葬死者,是为了借助葬地之下那使万物旺盛生长的气啊!

五行之气在地下运行,发泄出来产生了万物。

人的身体来自父母,父母的骨骼得到地气,他们留下的儿女就会受到保佑。

经上说:“气互相感应,鬼可以把祸福给人。”

所以京城以西远在四川的铜山崩塌,皇宫的钟就感应发声。春天栗树开花,它那藏于室内的种子也要发芽。

生命,是气的聚合。气凝结成骨头,人死后只有它能保留下来。所以埋葬死者,是让地气反过来渗入骨骼,以保佑他们所生儿女的办法啊。

高耸的山脉,蜿蜒的丘陵,也是地气的走向。

经上说:“气,遇到风就被吹散,碰见水就要停止。”古人聚住使它不散,留住使它不走,所以叫做“风水”。(李申 译)

就这短短一段文字,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比如:

一、文中所谓“铜山西崩,灵钟东应”,说的是西汉时,蜀地山崩,长安未央宫的一架铜钟,发生了共鸣。

漏洞出现了:蜀地山崩的次数,从古以来很多,但是共鸣(“东应”)的情况,却仅此一次,那些没有共鸣的情况又该如何解释呢?退一步讲,就这一次应验的事件中,仅仅未央宫一地的钟发生了共鸣,其他宫殿、其他地方的钟,却没有反应,这又如何解释?岂不是感应的情况仅仅是偶然,而不感应的情况才是正常?

二、文中所谓“木华于春,栗芽于室”,说的是春天到来,栗树开花,已经收获藏于室内的栗子就会发芽,意在说明死去的尸骸(如已经收获的栗子)和活的栗树(在世的子孙)可以通过“气”互相感应。

事实上,已经收获的种子很多,春天到来,树开花、室内种子发芽的事,却并不多见。所以这个现象和“铜山西崩,灵钟东应”一样,也只能看做是偶然现象。

另外,栗树和栗种的感应,说的是活体(栗树)感应死体(栗种),反过来则不成立。假如冬天栗种被浸在水里,也会在室内发芽,但室外的栗树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开花。所谓的“感应”去哪了?

三、即使葬地有所谓的地气,聚集到尸体骸骨之中,使之与家人互相感应,是怎么实现的?《葬书》没有做任何说明。

四、葬地土壤和尸骸中的气,按理来说是一样的。如果尸骸中的气可以和在世子孙们的气相感应,那么土壤中的气为什么不会和子孙们的气感应呢?不和子孙感应,又去哪和谁的气相互感应了呢?

五、气既然是“遇风则散”,那么,尸骸中的气在传播途中遇风岂不要消散?和家人感应显然就做不到了。

六、与上同理,气既然是遇水则止,那么,如果传播过程中遇水,岂不是也无法传播?

诸如此类的自相矛盾,我们可以在《葬书》中找到很多很多。“风水术”以气的感应作为自身的理论基础,却完全违背了这个理论的核心原则。可以说,从诞生开始,它就是一套自相矛盾的思想体系,经不起推敲。

《葬书》如此漏洞百出,为什么还能流传后世?作者署名为晋代的郭璞,那“风水术”是源于晋代吗?

敬请期待下一讲《第二日,风水术源于宋代》!

原著:李申,1969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子物理系;1986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研究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0年任博士生导师;是儒教研究的代表人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