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风水”古今谈 » 正文

第六日,汉代选择住宅的五音理论(中下)

作者:李申(原著) 、图玛(改写) 来源:薄荷茶社 2019-09-02

第五日《汉代选择住宅的五音理论(中上)》中,笔者介绍说,王充在其著作《论衡》中,提出了十条理由对“图宅术”理论进行反驳,并介绍了其理论的第一部分,今天我们来介绍其理论的第二部分。

我们先来看一下它的具体内容:

译文:

“方术家又说,日子的甲乙,就是天地之间的神祇。日子交替管事,自然以甲乙丙丁互相的胜负决定吉凶,甲乙等不是那端端正正的日子的名称。

(第一),如果是这样,五行的象征,只应当用天干地支决定吉凶,何必讲什么“加时”呢?

所谓“加时”,是那端端正正的日子加时。端端正正的日子,哪里有什么胜负!研究五音的专家,用口的发音调正姓、名和字。用姓定他的名,用名端正他的字。口有开合,声有内外,以此确定它们与宫商角徵羽的实际关系。

人有姓氏,是天然形成的。那么,天是用五行的气来确定姓氏呢,还是根据口的开合声的外内确定姓氏的呢?如果是用他禀受于天的五行之气为姓,就像五谷禀受于天的气一样,何必又要用什么口的开合、声的外内端正姓氏呢!

古代“因生以赐姓”,也就是根据他出生的情况赐予他的姓。比如夏人的祖母吞食了薏苡生了夏禹,所以被赐姓为“苡”。殷人的祖母简狄吞食燕卵生了契,所以殷人被赐姓为子。周代的祖母姜嫄踩到了大人的脚印生了弃,所以被赐姓为姬。

他们的得名,根据信誉或根据道义,根据相像或根据假借或据类别。根据出生的情况得名是为信誉。比如鲁国公子季友出生时,手里有个“友”字,所以得名为“友”。根据德行得名是为道义,比如文王得名叫“昌”,武王得名叫“发”。根据类别叫做相像,比如孔子名为丘。根据器物取名叫做假借,比如宋国君主各叫杵臼。根据父亲的名取名叫做类,是说他和父亲类似。

他们的“字”,展开名取同样的意思。名叫赐,字取子贡;名为予,取字子我。

人们的姓其根据是出生,取名则有“信义像假类”五种情况,字乃是把名展开取同样的意思,都不用口的开合和声的外内协调宫商之类的音阶,那些致力于五音术的根据什么应用于人的姓名。

古人有本姓,有氏姓。陶氏、田氏,是根据从事的工作为氏姓;上官氏、司马氏,是根据他们的官职取的氏姓。孟氏、仲氏,是根据他们老祖父的排行取的氏姓。氏姓的取得有三种,事业、官职和老祖的排行。根据本姓,用的是他出生的状况;用氏姓,就要根据事业、官职和老祖的排行,用口的开合协调姓氏的意义在哪里呢!匈奴的风俗,有名,没有姓和字,无法用图宅术的办法协调,也都正常老死,祸福的影响又在什么地方?

礼制,买妾不知道她的姓,需要占卜。所谓不知道,是不知道她的本姓。妾一定有父母家的姓,然而必须占卜的原因,是父母的姓容易转换和失实。礼,重视不能娶同姓,所以必须占卜。姓如果只用口,来协调姓的族属,那么买妾的礼制,又为什么要占卜呢?(李申 译)

附原文

术家更说日甲乙者,自天地神也。日更用事,自用甲乙胜负为吉凶,非端端之日名也。

夫如是,于五行之象,徒当用甲乙决吉凶而已,何为言加时乎。

案加时者,端端之日加也。端端之日,安得胜负。五音之家用口调姓名及字。用姓定其名,用名正其字。口有张歙,声有外内,以定五音宫商之实。

夫人之有姓者,用禀于天。天得五行之气为姓邪,以口张歙声外内为姓也?如以本所禀于天者为姓,若五谷万物禀气矣,何故用张口歙声内外定正之乎。

古者因生以赐姓,因其所生赐之姓也。若夏吞薏苡而生则姓苡氏,商吞燕子而生则姓为子氏,周履大人迹则姬氏。

其立名也,以信以义,以像以假以类。以生名为信,若鲁公子友生,文在其手,曰友也。以徳名为义,若文王为昌,武王为发也。以类名为像,若孔子名丘也。取于物为假,若宋公名杵臼也。取于

父为类,有似类于父也。

其立字也,展名取同义。名赐字子贡,名予字子我。

其立姓则以本所生,置名则以信义像假类,字则展名取同义,不用口张歙外内调宫商之义,为五音术何据见而用。

古者有本姓,有氏姓。陶氏、田氏,事之氏姓也。上官氏、司马氏,吏之氏姓也。孟氏、仲氏,王父字之氏姓也。氏姓有三,事乎,吏乎,王父字乎!以本姓则用所生,以氏姓则用事吏王父字,用

口张歙调姓之义何居?

匈奴之俗,有名无姓字,无与相调谐,自以寿命终,祸福何在?

礼,买妾不知其姓则卜之。不知者,不知本姓也。夫妾必有父母家姓,然而必卜之者,父母姓转易失实。礼重取同姓,故必卜之。姓徒用口,调谐姓族,则礼买妾,何故卜之?(王充《论衡·诘术篇(中)》)

上一节,王充详细分析了五音配日干的自相矛盾。这一节,王充着重分析了五音和姓氏相配的没有道理。

他给出的主要根据是:人的得姓、取名,包括取字,都各有自己的理由和来源,与口中发出的五音,没有关系。结论就是,既然姓氏的来源和以口的开合协调的五音没有关系,那么,用五音来配属姓氏以决定人的吉凶,也就没有道理。

王充还幽默地举了个例子:匈奴人只有名没有姓,也没有字,他们也都活得好好的。这套五音配属决定人吉凶祸福的“规律”,岂不是成了“摆设”?

读了王充充满智慧的文字,我们可以知道:中国古代这一类方术,说白了,就是巫术,归根到底,几乎都要以五行生克判定吉凶祸福。所谓的《周易》“纳甲”,“八字”算命,其理论基础,最终都是落实到五行生克上面。为了使他们的理论显得神秘高深,往往要尽可能地附加上尽可能多的符号系统。《易经》卦象,干支纪日,音律符号等等,这些毫不相干的关系,被人为地强行分配在一起,层层叠叠,如同让一个人穿上一层又一层的外衣,使人难以看到他的本来面目。其作用只有一个,就是便于那些方术之士忽悠无知的人们。而其实质,也就是要用不相干的东西来决定人的吉凶祸福。反过来也就是说,凡是用那些不相干的东西来判定人吉凶祸福,都是不可相信的巫术。还有我们以前说过占星术,之所以不可相信,其道理也是如此,即天上的星星和人的命运不相干。

记住这一条,是识别那些方术价值的一把钥匙。

明天(第七日),我们会介绍王充在《论衡》中批驳“图宅术”理论的最后一部分。

敬请期待下一讲《第七日,汉代选择住宅的五音理论(下)》!

原著:李申,1969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子物理系;1986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研究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0年任博士生导师;是儒教研究的代表人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