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风水”古今谈 » 正文

第七日,汉代选择住宅的五音理论(下)

作者:李申(原著) 、图玛(改写) 来源:薄荷茶社 2019-09-03

在第五日、第六日《汉代选择住宅的五音理论(上中)》里,笔者介绍了王充在《论衡》中批驳“图宅术”理论的前两部分,今天介绍其理论的最后一部分。

我们先来看一下它的具体内容:

译文:

图宅术说,商音家的门不宜向南,徵音家的大门不宜向北,因为商音属金而南方是火,徵音属火而北方是水。水胜火,火克金,五行之气不相友好。所以五种姓氏的宅门都有适宜的朝向,朝向适宜,就富贵吉祥昌盛;朝向不相适宜,就会贫贱衰败损耗。

(反驳一)大门和厅堂有什么区别?五类姓氏的大门里面各自都有五类姓氏的厅堂,为什么厅堂的朝向没有适宜不适宜的问题?大门的占地面积远不如厅堂和走廊。人们从早到晚活动都在厅堂而不在大门,要谋求吉凶应该都以厅堂为依据。如果说门,是人所出入的地方,那么,屋门也应考虑在内。孔子就说过,谁能够出入不经过门呢。说的是屋门而不是大门。

(士大夫都有权利)祭祀的五种神祇中,门和户是并列的。如果以门为这家的正式朝向,那么,屋门为什么不应当和大门同样看待呢。况且今天官府以内,吏员们的宿舍互相连着。门的朝向有南有北,长官的住处朝向有东有西。长官的姓氏,一定有宫商之别。吏员们的宿舍,一定有徵羽的不同。官位稳定或者升迁的,未必都是姓氏角音而门户向南的。那些丢官或者降级的,未必都是姓氏徵音而门户向北的。但是有的官位安稳升迁,有的丢官被贬,什么原因呢?

姓氏有五音,人的本性气质也有五行。五音的人家,姓氏商音的大门不宜向南,那么,人禀受金气之性,是不是不可以朝南坐或者向南走呢?

反驳二,五音所属的大门里,有五行之人。假设一位商姓家有五人,五人之中面色也有五种,木气人青色,火气人红色,水气人黑色,金气人白色,土气人黄色。五种颜色的人都要出南向的门,有吉有凶,寿命也有长有短。凶险和短命的未必都是白色,吉祥而长命的未必都是黄色。五行家在这里该怎么判断呢?!

南向的大门危害商姓人,实际怎么样呢?南方,属火,是火气导致的灾祸。假如火烧蔓延,径直从南方而来,那么,即使你的大门朝北,也要遭受火灾。火气的危害,就像夏天的炎热。分布于四面八方,天地之间都要得到这炎热之气,怎么可能仅仅是大门朝南的人家遭灾!?

反驳三,说南方属火,火的位置在南方。其实火气分布在四面八方,未必只有南方才有火,其他方向没有。就像水的位置在北方,四面八方都有水一样。火气充满天下,水气遍布四方。火,或者在人的南面,或者在人的北面。说火永远在南方,那就是说,东方可以没有金,西方可以没有木吗?!(李申 译)

附:原文

图宅术曰商家门不宜南向,徵家门不宜北向,则商金南方火也,徵火北方水也。水胜火,火贼金,五行之气不相得。故五姓之宅门有宜向,向得其宜,富贵吉昌。向失其宜,贫贱衰耗。

夫门之与堂何以异?五姓之门各有五姓之堂,所向无宜何?门之掩地不如堂庑,朝夕所处于堂不于门,图吉凶者宜皆以堂。如门,人所出入,则戸亦宜然。孔子曰,谁能出不由戸。言戸不言门。
五祀之祭,门与戸均。如当以门正所向,则戸何以不当与门相应乎。且今府廷之内,吏舍连属,门向有南北,长吏舍传闾居有东西。长吏之姓,必有宫商。诸吏之舍,必有徵羽。安官迁徙,未必角姓门南向也。失位贬黜,未必徵姓门北出也。或安官迁徙,或失位贬黜何?

姓有五音,人之质性亦有五行。五音之家,商家不宜南向门,则人禀金之性者,可复不宜南向坐、南行步乎?

一曰五音之门,有五行之人。假令商姓口食五人,五人中各有五色,木人青,火人赤,水人黑,金人白,土人黄。五色之人俱出南向之门,或凶或吉,寿命或短或长。凶而短者未必色白,吉而长者未必色黄也。五行之家何以为决?

南向之门贼商姓,其实如何?南方,火也,使火气之祸。若火延燔,径从南方来乎,则虽为北向门,犹之凶也。火气之祸,若夏日之热。四方洽浃乎,则天地之间皆得其气,南向门家何以独凶?

南方火者,火位南方。一曰其气布在四方,非必南方独有火,四方无有也。犹水位在北方,四方犹有水也。火满天下,水徧四方。火或在人之南,或在人之北。谓火常在南方,是则东方可无金,西方可无木乎!

这是王充反驳的第三部分,核心是分析把姓氏按五音分类后,大门的朝向问题。其理论基础,仍然是五行生克。五音分属五行,大门朝向四方,各方都与五行相配,即东方木,南方火、西方金、北方水、中央土。不过大门的朝向大约没有向中央的,不知道图宅术方士们如何处理中央这个方位。

依五行生克,火克金。商音属西方金。如果姓氏是商音的人家大门朝南,就要倒霉。同样,徵音属南方为火,假如该姓的大门朝北,则水胜火,这家就要倒霉。如此等等。

王充分析了这种理论的自相矛盾之处:

第一,住宅中人们经常活动的区域是厅堂,图宅术为什么只管大门朝向而不管厅堂屋门的朝向呢?这显然是没有什么道理的。

第二,王充说,官府里面,吏员们的宿舍门,东西南北,朝哪里的都有。吏员们的姓氏,宫商角徵,属哪个音阶的都有。他们之中,有的位置稳定甚至升迁,有的被降级甚至丢官,难道是与他们的姓氏和住处的朝向有关吗?姓氏和门的朝向有五行,然而按汉代的哲学理论,人是禀受五行之气而生。因此,与人关系最为密切的,应该是他禀受的五行之气。五行之气不同,形成了人的不同面貌。那么,面色青的属木,红的属火,如此等等。他们出去进来,走的都是一个门,他们的吉凶祸福又该如何判定呢?

第三,五行之气,是普通地分布于天地之间,到处都有。不能说只有南方有火而北方没有火,或者只有北方有水而其他方向没有。因此,以五音来划分姓氏,又把门的朝向作为判别吉凶祸福的根据,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至此为止,王充就完成了对当时兴起的图宅术的批判。

然而在汉代,这种选择住宅的方术还刚刚兴起,王充的著作又长期默默无闻,所以这种以五行五音理论为基础的选择住宅的方术,就在数百年时间里,广泛传播,并且出现了许多此类著作。直到唐朝建立,大约这种选择住宅的方术造成了许多问题,唐太宗李世民才命令吕才整顿这类书籍,并对以五行五音为理论基础的选择住宅和葬地的方术,由国家出面,进行了一次公开而大规模的批判。

那么吕才是谁?唐太宗为什么把整顿占卜类书籍的任务交给他?吕才又是如何批判汉代这种“以五行五音理论为基础选择住宅的方术”的呢?

敬请期待下一讲《第八日,吕才论“宅经”和“葬书”》!

原著:李申,1969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子物理系;1986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研究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0年任博士生导师;是儒教研究的代表人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