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风水”古今谈 » 正文

第八日,吕才论“宅经”和“葬书”

作者:李申(原著) 、图玛(改写) 来源:薄荷茶社 2019-09-04

在第七日的文章中,笔者介绍了王充批驳当时“图宅术”的最后部分,并且介绍说,虽然“图宅术”被王充深刻批判,但在数百年时间里广泛传播,直到唐太宗李世民命吕才整顿这类书籍,并对其进行了一次公开而大规模的批判。那么吕才批判汉代“图宅术” 的主要依据是什么?

吕才是唐太宗时期的“太常博士”,也就是当时国家最高学府的教授。博学多才。有一次,唐太宗病了,曾求助于当时的占卜类书籍,发现这类书籍谬误太多,于是命令吕才加以整理。经过整理,吕才新编的有53篇,旧书可用的有47篇,合为100篇,并且加上他的解读和说明。说明的文字中,有三篇特别重要,被载入《旧唐书》和《新唐书》。《旧唐书》称这三篇分别是“叙宅经”、“叙禄命”和“叙葬书”。《新唐书》则称之为“卜宅篇”、“禄命篇”和“葬篇”。本文采纳《新唐书》文字,选择其中《卜宅篇》和《葬篇》,介绍给大家。

译文一:《卜宅篇》

《周易》说:“远古时代的人住在洞穴或者野地里,后世的圣人改变了这种居住方式,让人们住到了房屋里,这是根据〈大壮〉的卦象。”到了殷周之际,才有了占卜住宅的记载。因此《诗经》有“察看阴阳”的记载,《尚书》有“洛邑通过占卜选定了位置” 的说法。根据这些记录,用占卜的方式来确定住宅吉凶的做法,也很久远了。

到了近代的巫师,又加上了五姓的说法。所谓五姓,是指以宫、商、角、徵、羽为类目,把天下各种事物,分别配属其下,以此为根据,决定行为的吉凶。张、王等配属于商,武、庾等配属于羽,是根据它们的韵母来分类。至于把柳姓归属于宫,赵姓归属于角,又不是用四声作标准了。五姓相配中还有同一个姓,却分别归属于宫、商的情况。后来又有复姓,姓有好几个字,这样的姓应当归属于徵,还是归属于羽,也说不清楚。

考察经典,本来并没有这些说法,各种讨论阴阳的书籍,也没有这样的记载,根本就是村野世俗的无稽之谈,是没有什么根据的。只有《堪舆经》记载黄帝与天老的对话,其中谈到了五姓。但是在黄帝时代,只有姬、姜几个姓,后来赐姓给不同家族,情况就多了。例如管、蔡、郕、霍、鲁、卫、毛、珃、郜、雍、曹、滕、毕、原、酆、郇,都是姬姓子孙。孔、殷、宋、华、向、萧、亳、皇甫,都是子姓的后代。至于其他各国,也都是这种情况。或者是因为封邑得到姓氏,或者是因为官位得到姓氏,由此子孙繁衍,姓氏流传。不知道这样的姓氏,又该如何配属?

再检查《春秋》的记载,认为陈国、卫国和秦国,都是水姓,齐国、郑国和宋国,都是火姓。这样的姓或者承自祖先,或者联系于星象分野,或者根据所居住的方位,也不是由宫、商、角、徵来分别统领的。因此,五姓之说是没有传统根据、又不符合义理的歪理邪说。(陈静 译)

附:原文

《易》曰:“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以宫室,盖取诸大壮。”迨于殷周之际,乃有卜宅之文。故《诗》称“相其阴阳”,《书》云“卜惟洛宅”。此则卜宅吉凶,其来尚矣。

至于近代师巫,更加五姓之说。言五姓者,谓宫、商、角、徵、羽等,天下万物悉配属之。行事吉凶,依此为法。至如张、王等为商,武、庾等为羽,欲似同韵相求。及其以柳姓为宫,以赵姓为角,又非四声相管。其间亦有同是一姓,分属宫商。后有复姓数字,征羽不别。

验于经典,本无斯说。诸阴阳书亦无此语,直是野俗口传,竟无所出之处。唯《堪舆经》黄帝对于天老,乃有五姓之言。且黄帝之时,不过姬、姜数姓。暨于后代,赐族者多。至如管、蔡、郕、霍、鲁、卫、毛、珃、郜、雍、曹、滕、毕、原、酆、郇,并是姬姓子孙。孔、殷、宋、华、向、萧、亳、皇甫,并是子姓苗裔。自余诸国,凖例皆然。因邑因官,分枝布叶。未知此等诸姓,是谁配属。

又检《春秋》,以陈、卫及秦并同水姓,齐、郑及宋皆为火姓。或承所出之祖,或系所属之星,或取所居之地,亦非宫商角徵共相管摄。此则事不稽古、义理乖僻者也。(陈静 标点)

吕才首先根据儒经《尚书》和《诗经》指出,卜宅的事,起源很古老。但是卜宅的“五姓之说”,却是后来“师巫”,也就是所谓“大师”和“巫师”附加进来的,而古代的阴阳书,并没有这些内容。

接着,吕才考察了一姓多氏的情况。比如管、蔡、郕、霍、鲁、卫、毛、珃、郜、雍、曹、滕、毕、原、酆、郇诸氏,都是姬姓。而他们的发音,肯定不会一样。而氏的发音,和姬姓发音,也肯定不会一致。那么,该如何确定它们在五音中的位置呢?

显然,这是一个普遍性问题。因为据《史记》,黄帝二十五子,得姓的只有十四人。这十几个姓,后来分化至少上百个氏。这上百个氏后来又分化出多少?难以统计。由此看来,即使五音理论是正确的,也难以找到正确配属而无法应用。

其次,是属火还是属水,也难以一致。姓氏的发音,究竟属于五音中的哪一音,也难以定准。如此等等,总之,这是一套矛盾百出而无一可靠的所谓卜宅术。

我们看到,吕才的批驳,在王充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新的内容。

译文二(《葬篇》)

《易经》说:“远古时代埋葬死者,用柴草掩盖尸体,不累土起坟,不植树为界。后世的圣人改用棺椁埋葬,这大概是取法〈大过〉的卦象。”《礼记》说:“埋葬,就是掩藏的意思。目的是不让人看见尸体。”然而《孝经》说:“通过占卜选定墓地,并且安放好灵柩,等待安葬。”这是因为父母一生都在关爱子女,所以需要安排一个地方,使子孙能够永久地感念和追思。墓穴选好,安葬完毕以后,那里也就是死者灵魂的永久居所。然而城镇和荒野的变迁,很难预测未来的情况。地下水土的影响,也不容易事先知道。所以需要求问于龟卜筮草,免除后来的麻烦。这是出于全面而审慎地对待葬礼,并没有吉凶方面的含义。

到了近代,葬礼加入了阴阳的观念。要考虑下葬的日子好不好,墓地距离的远近如何。一个方面顾及不到,就被认为会危害死者和活人。巫师贪图钱财,都来对葬礼说东道西。以至于“葬书”这类巫术,达到一百二十派。他们各自言说吉凶,有许多限制和禁忌。然而天覆地载,乾坤的道理就完备了,一阴一阳,生灭盛衰的意义都在其中了。这样的道理或者来自昼往夜来的启发,或者受到男女媾精生子的感悟。日月星辰在天上运行,春夏秋冬四季变迁。这就是阴阳的根本法则,一时一刻都不能违背的。丧葬的吉凶,不过是攀附这些道理的妖妄说法。

有记载说,天子死后七天入棺,七个月后下葬。诸侯五天入棺,五个月后下葬。大夫停灵三个月下葬,士人和百姓一个多月就可以了。这是因为贵贱不同,礼仪也就有了区别。这是为了让亲朋好友有时间赶来吊唁。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的规定,逐渐也就成为普遍遵守的规矩。规矩确定了,就不能违背。因此,早于规定的时间下葬,被说成是不怀念死者;过了规定时间还不下葬,被嘲笑为不懂礼节。这是说埋葬的时间有规定,并不选择年份月份,这是第一点。

《春秋》又说,丁巳这一天埋葬定公,因为下雨,不能下葬,一直到戊午这一天,才完成了葬礼。礼经称道这件事。《礼记》说,占卜下葬的时间首先选择靠后的日子。最好选择月终的日子,这样可以免除不怀念死者的指责。查看葬书,认为己亥这一天下葬最不吉利。但是仔细考察春秋时代的情况,选择这天举行葬礼的一共有二十多起。这说明下葬用不着选择日子。这是第二点。

《礼记》又说,周代崇尚赤色,举行大事选择天明时刻。商代崇尚白色,举行大事选择正午时刻。夏代崇尚黑色,举行大事选择黄昏时刻。郑玄注释说,什么是大事?就是葬礼啊。这是直接根据当时的风尚,并不刻意选择葬礼的时辰。《春秋》说,郑国卿大夫子产和子大叔埋葬郑简公,当时,司墓大夫的住宅正好在通往墓地的路上,如果拆除房屋,天明时刻就能下葬。不拆除房屋,要到正午才能下葬。子产不想毁坏房屋,想等到中午举行葬礼。子大叔说,如果等到中午,恐怕前来出席葬礼的诸侯大夫太辛苦了。子产是见多识广的人,子大叔是有可能成为诸侯的人,何况国家大事,没有比葬礼更重要的了。如果说举行葬礼的时刻必定具有吉凶的含义,他们怎么会不考虑呢?可是他们并没有谈到葬礼时刻的得失,只考虑人事方面的可行不可行。《曾子问》说,前往墓地的路上赶上日食,就停止在道路的左侧,等到天亮开了再继续前行。这是为了防备意外的发生。如果按照葬书,下葬多选择乾、艮这两个时辰,它们都临近半夜。这与礼制的规定不符合呀。根据《礼记》和《春秋传》,下葬并不选择时辰。这是第三点。

葬书说,富贵贫贱以及官位品级,都由祖先坟莹决定。寿命的长短,也出于祖先葬地的原因。然而根据《孝经》的说法,做有道德的人,做符合道德的事,就可以扬名于后世,并且给父母增光。《周易》说,圣人最看重的,是处于什么地位;如何保持自己的地位,要依靠仁义。所以圣人行为做事,无时不小心谨慎,这样就可以把福泽永远保持下去。如果不在道德上有所建树,即使有子孙,也等于后继无人。这些说法都不是根据祖坟的吉凶来讨论福祚的久长或短暂。臧孙氏的后人在鲁国获得发展,不是因为举行葬礼的日子好;若敖氏的后人在楚国灭绝,不是因为改葬的墓地选得不好。如此说来,安葬的吉凶是靠不住的。这是第四点。

现在讨论丧葬吉凶的,依据的都是五姓与方位的关系。然而古代的墓地,都在都城北边。葬地已经有了固定的区域,那里用得着根据姓氏来选择墓地呢!赵氏的墓地都在五原,汉代的坟陵,分散各处。山冈吉利还是平原吉利,一概不予考虑。坟墓或大或小,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们子孙富贵,绵延不绝,或者与三代的功德相同,或者和其他六国并称为王。如此说来,五姓的说法毫无古代的根据,又那里谈得上吉凶呢。这是第五点。

并且臣下的名分和地位,有进有退,哪里会恒定不变呢。有的是开始低贱,后来尊贵,有的是开始顺利,后来倒霉。所以子文三次从令尹的职位上退下来,展禽三次被罢免了士师的职位。通过占卜选定墓地之后,就不会更改了,坟墓已经修好,也不会废弃重修。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名分和地位没有一时稳固呢。由此可知,官爵的提升在于人的努力,不是由墓地吉凶决定。这是第六点。

没有受过教育的人没有知识,都相信葬书。巫师欺骗说葬地能够导致吉凶,愚昧的人因此心存侥幸。于是使他们在捶胸顿足的时刻,还要选择葬地,希望由此得到官位;痛苦万分的关头,还要选择下葬的时间,以便获得发财的机会。有人说辰日不宜哭泣,于是就微笑着接待前来吊唁的宾客,有人说属相相同不宜去墓地,于是就穿着喜庆的服装不去送葬。圣人的教化中,难道有这样的道理吗?葬书败坏风俗,达到了这种地步。这是第七点。(陈静 译)

附:原文

《葬篇》曰,《易》曰:“古之葬者衣之以薪,不封不树,丧期无数。后世圣人易之以棺椁,葢取诸大过。”《礼》云:“葬者,藏也。欲使人不得见之。”然《孝经》云:“卜其宅兆而安厝之。”以其顾复事毕,长为感慕之所;窀穸礼终,永作魂神之宅。朝市迁变,不得豫测于将来;泉石交侵,不可先知于地下。是以谋及龟筮,庶无后艰。斯乃备于慎终之礼,曾无吉凶之义。

暨乎近代以来,加之阴阳葬法。或选年月便利,或量墓田逺近。一事失所,祸及死生。巫者利其货贿,莫不擅加妨害。遂使葬书一术,乃有百二十家。各说吉凶,拘而多忌。且天覆地载,乾坤之理备焉。一刚一柔,消息之义详矣。或成于昼夜之道,感于男女之化。三光运于上,四气通于下。斯乃阴阳之大经,不可失之于斯须也。至于丧葬之吉凶,乃附此为妖妄。

传云,王者七日而殡,七月而葬。诸侯五日而殡,五月而葬。大夫经时而葬,士及庶人逾月而已。此则贵贱不同,礼亦异数。欲使同盟同轨,赴吊有期。量事制宜,遂为例程。法既一定,不得违之。故先期而葬谓之不怀,后期而不葬讥之殆礼。此则葬有定期,不择年月一也。

《春秋》又云,丁巳葬定公,雨,不克葬。至于戊午襄事。礼经善之。礼记云,卜葬先逺日者善。选月终之日,所以避不懐也。今检葬书,以己亥之日用葬最凶。谨按春秋之际,此日葬者凡有二十余件。此则葬不择日,二也。

礼记又云,周尚赤,大事用平旦。殷尚白,大事用日中。夏尚黒,大事用昏时。郑玄注云,大事者何,谓丧葬也。此则直取当代所尚,不择时之早晚。《春秋》云,郑卿子产及子大叔葬郑简公,于时司墓大夫室当葬路。若壊其室,即平旦而窆。不壊其室,即日中而窆。子产不欲壊室,欲待日中。子大叔云,若至日中而窆,恐久劳诸侯大夫来会葬者。然子产既云博物君子,大叔乃为诸侯之选。国之大事,无过丧葬。必是义有吉凶,斯等岂得不用。今乃不问时之得失,唯论人事可否。《曽子问》云,葬逢日蚀,舍于路左,待明而行。所以备非常也。若依葬书,多用乾艮二时,并是近半夜。此即文与礼违。今检礼传,葬不择时,三也。

葬书云,富贵官品,皆由安葬所致;年命延促,亦曰坟垄所招。然今按《孝经》云,立身行道,则扬名于后世,以显父母。《易》曰,圣人之大寳曰位,何以守位曰仁。是以日慎一日,则泽及于无疆。茍徳不建,则人而无后。此则非由安葬吉凶而论福祚延促。臧孙有后于鲁,不关葬得吉日。若敖絶祀于荆,不由迁厝失所。此则安葬吉凶不可信用,其义四也。

今之丧葬吉凶,皆依五姓便利。古之葬者,并在国都之北。域兆既有常所,何取姓墓之义。赵氏之葬并在九原,汉之山陵散在诸处。上利下利,蔑尔不论。大墓小墓,其义安在。及其子孙富贵不絶,或与三代同风,或分六国而王。此则五姓之义大无稽古,吉凶之理何从而生。其义五也。

且人臣名位,进退何常。亦有初贱而后贵,亦有始泰而终否。是以子文三已令尹,展禽三黜士师。卜葬一定,更不回改。冢墓既成,曽不革易。则何因名位无时暂安。故知官爵弘之在人,不由安葬所致。其义六也。

野俗无识,皆信葬书。巫者诈其吉凶,愚人因而徼幸。遂使擗踊之际,择葬地而希官品;荼毒之秋,选葬时以规财禄。或云辰日不宜哭泣,遂睆尔而对宾客受吊。或云同属忌于临圹,乃吉服不送其亲。圣人设敎,岂其然也。葬书败俗,一至于斯。其义七也。(陈静 标点)

吕才指出,古代确实有用占卜选择葬地的事,但仅仅是为了使死者安息,不受打扰。只是到了“近代”,指的当是唐朝以前不远,才有了所谓“阴阳葬法”。其内容主要是两条,一是选择埋葬日期,二是“依五姓便利”选择墓地,并且认为墓地的选择,直接影响着生者的吉凶祸福。

据吕才统计,这类葬书,当时有百二十家。“各说吉凶,拘而多忌”。在吕才看来,这些葬书全是惑众的“妖言”。

吕才首先批驳了选择葬期的事,认为这是违背经典的。因为儒经有规定,死者身分不同,停丧和埋葬的时期都有规定。随便更改,就是违背经典。

接着,吕才批评所谓“富贵官品,皆由安葬所致;年命延促,亦曰坟垄所招”,认为这种说法,直接违背儒经《孝经》。按照《孝经》,只有德行高尚者才可能富贵荣华。并且列举历史事实,认为葬地和埋葬死者的日期,并不能决定生者的命运。葬书仅仅依赖葬地和埋葬日期的正确,就可以使人荣华富贵,乃是伤风败俗的说法。

在吕才看来,类似五音“野俗口传”,没有任何根据的无知妄说;相信这套巫术的,也都是所谓“无识”的“野俗”“愚人”。

吕才对葬书的批判,影响深远。从宋代开始,司马光、程颐等著名学者的著作中,都曾经援引吕才的批判,作为他们反对风水理论的根据。

今天的人们也当想一想,那套“气感而应”、“鬼福及人”的葬书理论,又是来自哪里?相信风水的,都是些什么人?从而来一点自我破愚的工作,对于自己和社会,不仅有益,而且善莫大焉!

吕才的书,由朝廷颁布天下。说明当时这是一种国家行为。当时的国家,不是无神论者,甚至还相信卜宅、葬书中的巫术,只是对于其中过于荒唐的东西,不予采纳。吕才的文章,就是对这些过于荒唐的东西进行的批判。

在吕才看来,卜宅和葬书中过于荒唐的理论,仍然是王充批判过的“五行生克,五声匹配五姓”理论,这套理论,与宋代兴起的《葬书》理论,毫不相干。

吕才在《卜宅篇》中还提到了《堪舆经》,现在,很多人都认为堪舆术也就是风水术,那么事实确实如此吗?

敬请期待下一讲《第九日,什么是堪舆术》!

原著:李申,1969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子物理系;1986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研究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0年任博士生导师;是儒教研究的代表人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