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风水”古今谈 » 正文

第二日,风水术源于宋代

作者:李申(原著) 、图玛(改写) 来源:薄荷茶社 2019-08-27

上一讲《第一日,什么是风水》重点讲了“风水”的基本含义和出处。风水术的基本依据,是一本名为《葬书》的书,作者署名郭璞。郭璞其人在历史上真实存在吗?《葬书》真的是他写的吗?

这一讲我们就重点讲一下以上这些问题。

《葬书》署名郭璞。郭璞是晋代很有学问的儒者,他注释的《尔雅》,是儒家最重要的著作《十三经注疏》中的一部。然而后人对他的传说,却和《三国演义》中的管辂一样,是一个特别擅长占卜术能掐会算的人物。甚至传说他在临刑时,还能算出刑场大树浓密的树叶里有一只鸟儿。于是,有人讽刺说,能算出树上的鸟儿,为什么就没算出自己将被处死而避免灾难呢?然而无论如何,后世往往把一些类似的巫术都归于他的名下。《葬书》,就是一部后人创作而归于他名下的著作。

据《四库提要》考证,《葬书》是宋代的著作。我们在唐以前的文献中,也确实没有发现以选择葬地为内容的“风水”概念。所以,《四库提要》的考证是正确的。这个事实说明,风水术不是历史悠久的优秀传统文化,而是宋代才兴起的巫术。

现将《四库提要·葬书》部分原文和译文列出,供读者参考。

原文:

《葬书》一卷,旧本题晋郭璞撰。璞有《尔雅注》,已着録。葬地之说莫知其所自来。《周官》“冡人”、“墓大夫”之职,称皆以族葬,是三代以上葬不择地之明证。《汉书·艺文志·形法家》,以《宫宅地形》与相人相物之书并列。则其数自汉始明,然尚未专言葬法也。《后汉书·袁安传》载,安父没,访求葬地,道逢三书生,指一处,当世为上公。安从之,故累世贵盛。是其术盛传于东汉以后。其特以是擅名者,则璞为最著。考璞本传载,璞从河东郭公受《青囊中书》九卷,遂洞天文、五行、卜筮之术。璞门人赵载尝窃《青囊书》,为火所焚,不言其尝着《葬书》。唐末有《葬书地脉经》一卷,《葬书五阴》一卷,又不言相宅相墓之属为璞所作。惟宋志载有璞《葬书》一卷,是其书自宋始出。其后方技之家竞相粉饰,遂有二十篇之多。蔡元定病其芜杂,为删去十二篇,存其八篇。吴澄又病蔡氏未尽藴奥,择至纯者为内篇,精粗纯驳相半者为外篇。粗驳当去而姑存者为杂篇。新喻刘则章,亲受之吴氏,为之注释。今此本所分内篇、外篇、杂篇,盖犹吴氏之旧本。至注之出于刘氏与否,则不可考矣。宋志本名《葬书》,后来术家尊其说者改名《葬经》,毛晋汲古阁刻本亦承其讹,殊为失考。今仍题旧名,以从其朔焉。(陈静 标点)

译文:

葬书一卷,旧本题晋代郭璞撰著。郭璞有《尔雅注》,已经著录。择地埋葬的说法从何而来并不清楚。《周官》一书关于“冢人”、“墓大夫”职责中,说当时都是合族而葬,这就足以证明三代以前埋葬是不选择墓地的。到《汉书·艺文志·形法家》,把《宫宅地形》与相人、相物之书归为一类,说明这种技术是从汉代才出现的,但是还没有专门论述埋葬方法的。

《后汉书·袁安传》记载,袁安的父亲去世,他访求葬地,路上遇见三位书生,指着一个地方说,埋在那里,就会世代做到宰相。袁安听从了他们的指点,因而好几代人都做了高官。根据这个记载,讲究葬法是在东汉之后才盛行起来的。其中专门以此独得大名的,要算郭璞最高。

考察郭璞本传的记载,郭璞跟随河东郭公学习《青囊中书》九卷,于是精通天文、五行、卜筮等方术。郭璞门人赵载曾经偷窃了《青囊书》,被火烧掉,本传没有说郭璞曾经著有《葬书》。唐末有《葬书地脉经》一卷,《墓书五阴》一卷,也没有说相宅相墓之类的书是郭璞写的。只有《宋史·艺文志》载有郭璞著《葬书》一卷,因此署名郭璞的这部书是在宋代才出现的。

从此以后,方技之家竞相发挥,以至于多达二十来篇。蔡元定认为它们有繁琐杂乱的缺点,删去了十二篇,保留了八篇。吴澄认为蔡元定没有充分揭示其中的奥秘,于是选择精纯的部分为内篇,精粗纯驳混杂的为外篇,粗糙杂驳应该删除但暂且保留的为杂篇。新喻的刘则章,由吴澄亲自教授,为这部书做了注释。现在这个本子对内外杂篇的区分,还是吴澄旧本的分法。至于注文是否出自刘则章,则难以考察了。

《宋史·艺文志》称此书为《葬书》,后来推崇这种方术的人改名为《葬经》,毛晋的汲古阁刻本也承继了这种不确实的说法,是严重的失误。现在仍然标题旧名,以符合最初的情况。(陈静 译)

从以上的文字可以得出以下几点结论:

第一、《四库提要》的考证,指出《葬书》出于宋代;汉代以前,没有后世选择葬地的问题。死者都“合族而葬”,也就是说,同族的人葬在一起。这也为许多考古材料所证实。

第二、选择葬地的事情,据《后汉书》,是东汉时期才出现的事情。以后我们还要指出,东汉开始的选择葬地的理论,和《葬书》的说法也是风马牛不相及。也就是说,不仅《葬书》是宋代才出现的东西,而且《葬书》中那套选择葬地的理论,宋代以前也是没有的。

第三、有人举出《诗经》中的“相其阴阳”、《尚书》中召公的到洛阳“相宅”的记载,试图证明选择葬地、住地的事,自古就有。然而,即使昆虫做窝,也要选择或背风向阳、或不被水淹的地方,何况人类!有意识地选择住地和风水术并不能相提并论,特别不是《葬书》中所说的风水术。时至今日,各个民族搞建筑,也都要选择地理环境,但这和《葬书》的风水术,可以说也没有什么关系。因而,“风水术是古老的传统文化”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后汉书》中选择葬地的事例,载于《袁安传》。袁安是袁绍的高祖。从袁安开始,到袁绍的父辈,四代都有官至三公高位的,就是袁绍经常标榜的所谓“四世三公”。这在东汉的世家大族中,是非常罕见和荣耀的事情。因此,《袁安传》中所谓选择葬地的事情,当是魏晋南北朝时期选择葬地的风气高涨之时,后人编造的神话故事。

即或如此,魏晋南北朝时期选择葬地,自有自己的一套理论,和宋代才出现的风水术,也完全不是一回事。

为什么笔者下了这么斩钉截铁的结论呢?

敬请期待下一讲《第三日:汉—晋时代“风水”指浮肿病》!

原著:李申,1969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子物理系;1986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研究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0年任博士生导师;是儒教研究的代表人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