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风水”古今谈 » 正文

第五日,汉代选择住宅的五音理论(中上)

作者:李申(原著) 、图玛(改写) 来源:薄荷茶社 2019-08-30

第四日《汉代选择住宅的五音理论(上)》中,笔者提到,汉代选择住宅的理论,载于《汉书·艺文志》和《论衡》,《汉书·艺文志》中与选择住宅相关的内容并不多,似乎只有《宫宅地形》。班固倒是介绍了所谓“形法家”的理论要求:即根据人的骨法、器物的形状所决定的他们的声气来确定他们的贵贱吉凶。这种理论,在王充的《论衡》中被称为“图宅术”,即谋划住宅的技术。我们从王充的反驳中,可以得到较为具体的理论要点。今天先介绍其理论的一部分。

我们先来看一下它的具体内容:

译文:

“图宅术”说,住宅有八项方术,用“六甲”的名称和数据排列顺序。顺序确定,名称确立,它们在“宫商角徵羽”五音之中属于哪一音,就区别开来了。住宅有五个音阶,姓氏有五个声调。住宅的音阶和姓名的声调不适宜,姓名和住宅的声音相抵触,就会导致疾病和死亡,犯罪和灾祸。

反驳道:

(第一)人存在于天地之间,是万物之中最宝贵的。人有住宅,就像鸟儿有巢、野兽有窝一样。说住宅有甲乙丙丁的区别,鸟巢和兽窝有甲乙丙丁的区别吗?甲乙丙丁的神仅仅管辖民宅,为什么不管鸟兽?

(第二)人有住宅,和有田地相同。用田地谋求饭食,把住宅用来居住。民众最重要的,再没有超过吃饭的。所以田地在前,住宅在后,田地比住宅重要。田间的道路纵横,也适合八项方术。和把土地垦划为耕田,却不用甲乙丙丁来计量它们。甲乙丙丁这套方术,仅仅适用于住宅,不适用于田地,是什么道理?

(第三)官府以内,吏员的宿舍一个挨着一个。吏员宿舍的形制,和住宅有什么两样。吏员的居住,和民众有什么不同?不用甲乙丙丁排列吏舍,仅仅用甲乙丙丁计量住宅,这又是什么道理?

(第四)民间的住宅,和公用的亭台前排同列,挨界接壤。为什么不把甲乙同样用于计数公共亭台,而仅仅用于民家?计量住宅的方术,行用于市区,适用于街巷,排列它们的甲乙丙丁顺序。可是进入市区街巷,还有一种住在街巷的人,白天和晚上住在家里,一早一晚在市场坐市,前后都是他一个人,市场做买卖的地方又为什么不排定甲乙?

(第五)州郡官府,和民居并列;县衙建在民居之间,和街巷的民家有什么区别!州府县衙为什么不适用甲乙方术?

(第六)天地开辟的时候有甲乙吗?后来的王者才设置了甲乙丙丁的计量方法。如果天地开辟时就有甲乙,那么,上古的时候,人民巢穴处,没有现在的住宅,甲乙神住在什么地方呢?

(第七)计量住宅既然用了甲乙,五行家计量日子也应当使用甲乙。甲乙系统有支有干,支干有“加时”。支干加时,“专比”的吉利,互相贼害的凶险。当五行家不用甲乙计日的时候,未必还有什么支干的忧虑和耻辱。事件的道理有曲有直,犯罪的法律有轻有重。官员用心公平地研究罪案,没有甲乙支干吉凶的应验,只有事件道理的曲直后果。那些鼓吹甲乙支干的,又怎样面对这样的现实呢?

(第八)周武王在甲子日打了胜仗,纣王在甲子日打了败仗。两家的日期是一样的,两支军队正面相遇,旗鼓相当,都用的是一个日子,结果是一方胜利而另一方灭亡。况且甲与子是“专比”的,拂晓时加寅。寅与甲子也不相贼害,武王却终究战胜了纣王,又是为什么呢?

(第九)日,是火。在天是日,在地就是火。如何证明呢?用阳燧朝向日,火就从天上下来。因此可以说,火,是日的气。日有甲乙,火没有甲乙是为什么?日干是十个,辰支却有十二个。日干与辰支相配,所以甲才与子连在一起。那么,所谓日的十干,是什么意思呢?

(第十)是那端端正正的日有十个呢,还是一个日十个名称?如果端端正正的日有十个,甲乙是日的名称,为什么不只说甲乙,而一定还要说什么子丑呢!日的宫廷图中,甲乙有自己的位置,子丑也有适当的地方。各有自己的部署,排列在五个方位。就像王者的守卫岗位,稳定而没有变动。(实际上)现在那端端正正的日却白天一直在运动。早上从东方出来,晚上在西方落下,运行没有停止,和日的宫廷图完全不同。怎么能说甲乙是日的名称呢!(李申 译)

附原文

(一)

图宅术曰:宅有八术,以六甲之名数而第之。第定名立,宫商殊别。宅有五音,姓有五声。宅不宜其姓,姓与宅相贼,则疾病死亡,犯罪遇祸。

诘曰:夫人之在天地之间也,万物之贵者耳。其有宅也,犹鸟之有巢,兽之有穴也。谓宅有甲乙,巢穴复有甲乙乎?甲乙之神独在民家,不在鸟兽何?

夫人之有宅,犹有田也。以田饮食,以宅居处。人民所重,莫食最急。先田后宅,田重于宅也。田间阡陌可以制八术。比土为田,不可以数甲乙。甲乙之术,独施于宅,不设于田,何也。

府廷之内,吏舍比属。吏舍之形制,何殊于宅。吏之居处,何异于民。不以甲乙第舍,独以甲乙数宅,何也?
民间之宅,与乡亭比屋相属,接界相连。不并数乡亭,独第民家。甲乙之神,何以独立于民家也?数宅之术,行市亭,数巷街,以第甲乙。入市门曲折,亦有巷街人,昼夜居家,朝夕坐市,其实一也,市肆戸何以不第甲乙。
州郡列居,县邑杂处,与街巷民家何以异!州郡县邑何以不数甲乙也。

天地开辟有甲乙邪?后王乃有甲乙。如天地开辟本有甲乙,则上古之时巢居穴处,无屋宅之居,街巷之制,甲乙之神皆何在?

数宅既以甲乙,五行之家数日亦当以甲乙。甲乙有支干,支干有加时。支干加时,专比者吉,相贼者凶。当其不举也,未必加忧支辱也。事理有曲直,罪法有轻重。上官平心原其狱状,未有支干吉凶之验,而有事理曲直之效。为支干者,何以对此?

武王以甲子日战胜,纣以甲子日战负。二家俱期,两军相当,旗帜相望,俱用一日,或存或亡。且甲与子专比,昧爽时加寅。寅与甲乙不相贼,武王终以破纣何也?

日,火也。在天为日,在地为火。何以验之?阳燧向日,火从天来。由此言之,火,日气也。日有甲乙,火无甲乙何?日十而辰十二。日辰相配,故甲与子连。所谓日十者,何等也?

端端之日有十邪,而将一有十名也?如端端之日有十,甲乙是其名,何以不从言甲乙,必言子丑乎?日廷图,甲乙有位,子丑亦有处,各有部署,列布五方,若王者营卫,常居不动。今端端之日中行,旦出东方,夕入西方,行而不已,与日廷异,何谓甲乙为日之名乎?

王充这里披露的汉代“图宅术”,也就是选择住宅的方术,其理论要点的第一项是,用历法中纪日的干支名称(六甲,因为十天干和十二地支匹配成纪日符号,每六十天一个循环。其中有六个甲日,故以“六甲”作为干支的代名词)把人的姓氏和住宅的形式加以分类排列。根据它们发音,分别归属于“宫商角徵羽”五个音阶。这五个音阶又分别与金木水火土五行一一对应连接,根据姓氏的发音和住宅发音的五行配属,看二者是相生还是相克,因此判断该姓氏是否与该住宅相适应。

王充一共提出了十条理由进行反驳。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这样的干支生克为什么专对人的住宅而不适用于鸟巢兽穴,为什么只适用于人的住宅而不适用于更加重要的耕地,为什么只用于民居而不选用于商铺和官府?依“图宅术”,甲乙丙丁之类的干支本身,都是一尊神,是神们的相互关系决定着住宅的吉凶祸福。那么,当上古的人民还不知道建设住宅,而只是巢居穴处的时候,这些神又在哪里?

第二,如果说这些纪日的干支就是神,那么,这些神应该到处存在,为什么官府判案,只讲是非曲直,而不管什么干支纪日。如果干支是神,神有吉凶。那么,在吉神主事的甲子日,为什么周武王战胜而商纣王战败?

第三,日,也就是太阳,是天上的火。这个火分甲乙丙丁等等,为什么地上的火就不分?

最后,王充还提出,这甲乙之类,是日有十个呢,还是一个日有十个名称呢?如果是日的名称,那么,为什么还要加上子丑寅卯之类呢。术士们画的日廷图,也就是太阳的宫廷图,上面有甲乙丙丁的方位,也有子丑寅卯的处所,它们都是固定不动的。可是太阳却是每天都在运动的,这又是完全的不同。今天是甲子,明天就是乙丑,所以甲乙之类不是日的名称。

王充的反驳,在今天看来,许多仍然是智慧的、正确的。然而问题不仅仅在于王充的反驳是否正确,更重要的是,从王充的反驳中,我们看到了一个伟大的思想家独立思考的精神,看到了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和错误理论做斗争的勇气。

用王充的精神来分析所谓风水术,其错误和自相矛盾之处,远远不只十项。我们之所以要详细介绍王充的反驳,就是想提醒今天的有心人和有志者,多一点独立思考的精神和敢于抵制错误思想的勇气,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健康,做出自己的贡献。

那么,王充反驳“图宅术”理论的第二部分又有哪些内容呢?

敬请期待下一讲《第六日,汉代选择住宅的五音理论(中下)》!

原著:李申,1969年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原子物理系;1986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世界宗教研究系,获哲学博士学位;2000年任博士生导师;是儒教研究的代表人物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