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取缔法轮功十八周年纪念日 » 正文

拒绝吃药打针 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害死了我妈妈

作者:肖省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2017-07-19

我叫张红艳,1977年8月出生,现工作在徐州市一家银行工作。我妈妈叫杨义梅,1947年3月出生,原是一名九里区煤矿工人,。1997年3月,刚满50岁的她因符合煤矿工人退休的条件,光荣回家。当时我已经顺利考上了上海财经大学,不用她操心,爸爸在一家企业当干部,有稳定的收入。本以为她从此会快乐地享受生活,谁会想到她误信了法轮功,把命都弄丢了。

妈妈因为职业的原因患有风湿性关节炎,遇到阴雨天气或者寒冷的天气就会发作,久治不愈,一直困扰她。退休后,她想通过锻炼改善一下自己的健康状况,于是就和邻近阿姨们整天到云龙山去锻炼身体。

1998年5月的一天,她在锻炼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李阿姨。李阿姨看上去是一个很“热心”的人,她和我妈妈越聊越投机,好像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于是当场就结拜为姊妹。李阿姨看我妈妈气色不好,很主动地向她问明原由。当知道她的情况后,李阿姨就开始不厌其烦向我妈妈介绍法轮功,说法轮功非常“神奇”,师傅李洪志具有特异功能,治好很多疑难杂症,像我妈妈这种风湿性关节炎,就是微不足道的小病,习练法轮功后,可以不打针、不吃药就能把病治好了。我妈妈当时听她这么一说,心想既为家里省钱,又能减少自己的痛苦,何乐而不为。由于她对法轮功没有足够的认识,再加上存在有病乱投医的心理,便在李阿姨的反复怂恿下,练起了法轮功。

刚开始,李阿姨只是给我妈妈一本《法轮大法》书和一盘法轮功光碟,还让我妈妈交了50元学费,并嘱咐她要好好的看,好好的修炼。

为了尽快掌握练功要领和法轮大法精髓,妈妈整天沉迷于修炼之中,家务活也不干了,爸爸下班回来连口热饭吃都没有了,气的他俩经常吵架。妈妈还不时从李阿姨那里买了许多法轮功的书籍和光盘,有时候还到李阿姨家里向她请教,就是在家学法、练功,以求不断“精进”。

练了一段时间后,妈妈的精神状态和体质比之前有所改善。她把这些都归功于修炼法轮功,从而对李洪志及法轮功的歪理邪说更加深信不疑,“学法”、练功的积极性也进一步高涨。她经常一个人在家,一边练功,一边看《转法轮》等书籍,并开始按着法轮功的“理论”看问题,做事情,把法轮大法当作自己的行为准则,李洪志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她认为自己得的不是病,而是“业力”太重造成的,只要坚持练功,李洪志“师父”就会帮她把“业力”消除,病自然会好。慢慢地,她就改变了以前那种有病及时吃药,定期检查的习惯,开始不再吃药,也不去医院检查。

可是,虔诚修炼的妈妈,不但旧的“业力”没有消除,反而还添了新病。2000年8月,她出现了下肢肿痛及发烧等症状,可她认为这是自己“学法”、练功还不够深,不够精,“功力”不够。为了提高“功力”,她除了一如既往地“学法”、练功,还几次从李阿姨那里拿来法轮功宣传资料出去散发,进行所谓的“弘法”、“讲真相”壮举。我和爸爸都劝她,不要再练下去了,有病就应该去医院检查,就应该吃药治疗,出去发传单是违法的。可是,妈妈根本听不进去任何劝阻,依然我行我素。

由于妈妈长期把主要精神力都用在法轮功身上,吃不好,睡不足,又拒医拒药,身体日渐消瘦、虚弱,状况越来越差。2001年6月的一天,她在家晚上练功时突然昏倒,被送到市医院抢救治疗,经医院检查诊断,她患了肾癌,已经发展到了中期。我们赶紧将她送到市肿瘤医院,并做了切除手术。在清醒后的几天里,她一直不配合治疗,还以死相威胁,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把她提前带回了家。出院时,医生给她开出了相应的药物,并告知“这个病不同于其它病,必须用药调整一个阶段,确保癌症细胞得到彻底抑制后方可停止用药”,医生要她坚持按时服药,定期到医院检查。

回家后,妈妈一如既往的坚持练功,而且坚决不吃药,她始终认为自己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一定会得到“师父”的“法身”保护,“师父”会给她“消业”祛病的。我们多次规劝她不要相信李洪志的鬼话,让她赶紧就医用药时,她不仅不理不采,还理直气壮地说:“‘师父’说过,如果弟子吃药治病,就会把我们的修炼全都收回去,那样我就前功尽弃了,我就会一直往下掉,最后谁也度不了我,你们再让我吃药,我就死给你们看。”她的不正常思维及举动,让我们非常痛心,但谁也没有办法。

然而,妈妈却没有得到“师傅”李洪志的庇佑,于2002年1月21日晚上,还不满55岁的妈妈终因肾癌恶化离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