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正本清源 张洪林教授谈气功与伪气功 » 正文

媒体评气功进全运会:别与“江湖伪气功”混为一谈

来源:新京报(北京) 2018-03-06

说到气功,很多人立马会想到王林、李一等大师,脑中蹦出的弹窗也是“隔空发功”等神技,进而将其盖上“伪科学”的戳儿。可这或许是用“巫术化”想象误读了气功,将其跟“神棍”的作妖混为一谈。

本届全运会群众比赛中,“健身气功”就首次列入参赛项目中。据报道,比赛中健身气功项目共设有6块金牌,其中包括易筋经、五禽戏、六字诀、八段锦、气舞等功法,参赛选手均是从民间高手选拔而来。

气功进全运会,可能会让很多人生出“无论魏晋”的穿越感来,惊愕程度不逊于看到朱清时用科学解释真气。但健身气功只是气功的返朴归真,跟那些“江湖伪气功”完全是两码事。

究气功之发源,它最早就是用于健身养生。被视作奠定气功医学基础的《黄帝内经》中,讲到“精神内守”、“独立守神”、“传精神”、“御精神,收魂魄”、“心和调”、“安心定气”等,就强调“调神”(心理调整)是气功的本源特征。而孔子的“守中”、老子的“守一法”、庄子的“吐故纳新以养形”、孟子的“养浩然之气”,总被认为是气功理论凭依。

这在现代科学中也能找到解释:它就是通过调神和意识自我催眠(入静),使体内各系统生理功能趋向协调,而这确实有助于防止疾病。人本来就有些疾病跟认知、情绪等因素相关,气功注重宁静心神、专注意守、调息炼气、套路运动,这的确能强身健体、陶冶性情,对其产生冲淡乃至康复效果。这跟佛教里“坐禅”有如出一辙之处。

气功本是用来修身健身的,它本无咎。可很多“大师”瞄准了个中的“气”字,将“气”裹上东方神秘主义包装,跟民间巫术、宗教知识、魔术杂耍及诈骗术混搭,宣扬“特异功能”“特殊气场”等怪力乱神景象,把气功当“神功”来表演,比如所谓的“意念移动”、“隔空取物”、“空杯来酒”等,这些显然是对旨在养生健身的气功打开方式有误。

但无论是以往的“当代华佗”胡万林、“天外来客”张宝胜、“现代济公”严新,还是“大师”王林,都是连坑带骗。上世纪80年代掀起的气功热,在90年代末期历经“水变油”风波、“特异功能”热、“发功熄灭大兴安岭山火传说”等,又被科普“点了死穴”后,就已经渐次消退;公安部门也认定元极功、昆仑女神功、菩提功、香功或芳香型智悟气功、自然特异功、万法归一功、日月气功、三三九乘元功等是有害非法气功。

媒体评气功进全运会:别与“江湖伪气功”混为一谈

▲2013年7月17日,王林在家中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

随着去伪存真,气功的主流,也在朝着太极、五禽戏等祛了魅的“正统”功法回归。王林等“伪气功大师”虽然也没少凭着神通通吃,可为伪气功的“招魂”,终究市场渐小,终归也被媒体和网民戳破。

围绕气功的科学层面争议肯定难消,但气功归气功,“大师”们的骗术就是骗术,如果拿骗术去“黑”气功,那无异于拿假美猴王否定真孙悟空,说他“妖精恶发”,这锅孙悟空肯定不背。

所以,气功进全运会,并不违和,就跟电子竞技被纳入运动会比赛项目那样,合乎情理。它无关对“江湖伪气功”的正名,而只是对“正统”的健身气功意义的确认。到头来,这对很多人之于健身气功本身的误解和污名化,也是种廓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