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正本清源 张洪林教授谈气功与伪气功 » 正文

谈“法轮功”迷魂、洗脑的自然科学机制

作者:张洪林 来源:薄荷茶社 2018-03-01

在中央和各级政府的领导下,全国转化“法轮功”痴迷者的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根据本人了解的全国各地转化“法轮功”痴迷者的一些情况,以及本人2001年9月10日至29日第五次应福建省科协、省反邪教协会邀请,赴福建九区市协助当地相关部门直接做痴迷者转化工作掌握的情况,我认为,在肯定成绩的前提下,目前的转化工作也存在一些极待充实加强的地方,并希望能引起中央领导和主管部门对这一问题的重视。

问题的现象表现为转化工作的难度大,以及一些被工作人员辛辛苦苦转化过来的人很容易又反复成痴迷者。尤其对其中“顽固”的痴迷者,更是难以转化,只好将他们予以刑事处理。面对这个现象,我们除对“法轮功”的邪教本质进行政治批判和分析其形成的社会因素外,同时对这个现象下面折射的自然科学机制也应冷静地进行思考和探索。比如,“法轮功”为什么有这么强大的“洗脑”、“迷魂”作用?“法轮功”是通过什么方式和机制来实现精神控制的?痴迷者们的精神意识在从习练“法轮功”前的清醒状态变成习练后的痴迷状态,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上述问题反映的科学机制搞清楚了,我们才能抓住本质,从根本点上着手,遵循科学规律办事,加快和巩固对“法轮功”痴迷者的转化效果。

上述问题我在两年前“法轮功”痴迷者围攻中南海时就写文章给以了解释。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发生后,我对原来的文章结合自焚事件进行了修改,《人民日报》在2001年2月2日以《“法轮功”为什么能“迷魂”》为题摘要发表。《人民日报》3月7日以《专家研究众多案例建议:对“法轮功”痴迷者进行精神康复治疗》为题,摘要编发了第103期《情况汇编》。《北京日报》4月9日以《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医学博士张洪林认为:有些“法轮功”痴迷者是精神病患者》为题,摘要编发了第5414期《内部参考》。

我文章的核心观点是:“法轮功”特殊的习练方式,对虔诚的习练者具有极强的催眠和引发精神障碍的作用。绝大多数痴迷状态的信徒们实际上是处于深浅不同的催眠状态,或少数人处在轻重不等的精神障碍病态。这才是“法轮功”具有强烈‘迷魂’、‘洗脑’作用的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原因,或自然科学机制。对这类痴迷者,只有在解除催眠状态或抗精神病治疗后,使他们的精神意识恢复到正常的理性和逻辑状态,说理类的思想转化或亲情感化工作才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并且对减轻痴迷者本人及其亲属们的政治压力和缓解社会矛盾等,也具有现实而深远的意义。

一、“法轮功”特殊的练功方式与催眠

“法轮功”特殊的习练方式,对虔诚的习练者具有极强的催眠和引发精神障碍的作用。绝大多数痴迷状态的信徒们实际上是处于深浅不同的催眠状态,或少数人处在轻重不等的精神障碍病态。这才是“法轮功”具有强烈‘迷魂’、‘洗脑’作用的最重要和最直接的原因,或自然科学机制。对这类痴迷者,只有在解除催眠状态或抗精神病治疗后,使他们的精神意识恢复到正常的理性和逻辑状态,说理类的思想转化或亲情感化工作才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并且对减轻痴迷者本人及其亲属们的政治压力和缓解社会矛盾等,也具有现实而深远的意义。

催眠是心理学内容。催眠状态是介于清醒与睡眠之间的、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恍惚意识状态。当注意力长时间高度集中在一件事物上,如练气功的“意守丹田”、难以入眠时反复数数,或感觉受到外界长时间反复单调刺激,如乘火车长途旅行听到车轮声……等等,意识就容易进入催眠状态。催眠师也主要是利用“长时间反复的单调的刺激”这一特点来催眠受试者。意识进入催眠状态后,只对催眠师的命令或自己关注的内容发生反应,毫不怀疑地执行催眠师的命令或按照自己关注内容的要求行事,而对其它事物漠不关心或没有反应。大脑皮层接受催眠师命令的部分或自己关注内容的部分这时呈现强兴奋(清醒)状态,而皮层的其它部分则处于完全的或不完全的抑制(睡眠)状态。抑制程度深的人,甚至可以在这时对其进行剖胸或剖腹手术而毫无痛觉,此所谓催眠麻醉。处于催眠状态的人很容易出现幻觉,尤其在暗示下更可引发幻觉等精神障碍的表现,甚至诱发精神分裂,如练气功不当可以引发所谓“出偏”、“走火入魔”等精神障碍已是精神病学界公认的事实。

了解了催眠的一些基本知识,比较“法轮功”习练者的表现,对于大家困惑不解的现象就不难理解了。

“法轮功”练功方式的特殊之处是练功时间异乎寻常的长——每次持续两三个小时,每天早晚各一次。此外,李洪志还要求习练者用比练功更多的时间去“学法”以‘加快增长功力’。这就使一些人每天无修止的读他的书、听他的录音、看他的录相、抄写和背诵‘经文’。这种长时间反复接受歪理邪说单调刺激的练功方式,使习练者的大脑从早到晚一直充斥着那些所谓‘圆满’、‘升天’、‘消业’、‘去魔’等荒诞的内容。大脑皮层接受‘经文’的部分自然呈现强烈的兴奋状态,而大脑皮层的其它部分——几十年形成的对客观世界和对自己认知的理性逻辑性部分,则处于被抑制的状态。从而表现为习练者除对李洪志和“法轮功”有兴趣外,对其它事物,包括对自己的亲人、亲情,以及自己以前学习的科学知识,甚至马克思主义哲学知识,都因为相应部位的大脑皮层处于被抑制状态,而表现为没有兴趣、木然,甚至反感。这些足以说明“法轮功”这种长时间的反复的单调的“学法”等特殊习练方式,不仅具备了心理学催眠的条件,而且实际上确使习练者的意识进入了典型的催眠状态。

1999年8月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报道过的一个事例能充分说明这个问题。焦点访谈报道的是某(承德)大学一位副校长,也是一个哲学教授。他不仅自己专业学过马克思主义哲学,而且是一个向大学生传授辩证唯物主义课程的教授。当他最初抱着健身治病愿望学习“法轮功”接触到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时,尚有清醒的辨别判断力,认为李洪志的一套纯粹是胡说八道。但在功友向他说,你不是想健身治病吗,那你就别管“法轮功”的理论有没有道理,只管按照练功要求实践念“经文”就行了,念着念着就能起到健身治病的作用。当这位哲学教授介绍自己念来念去一段时间后,就对李洪志的歪理邪说变得半信半疑了,再念来念去一段时间后,对李洪志的大法变成坚信不疑了,并且还积极地为他参加的“法轮功”组织做事了。他这种“念来念去”的过程,使自己具备了“长时间接受反复单调刺激”这一进入催眠状态的条件。他由最初对“法轮功”具备清醒的辩证唯物主义批判能力到后来成为“法轮功”歪理邪说俘虏的事实,证明他最终被“法轮功”给催眠了。俗话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了真理”,这并非是谎言真的成了真理,而是不断重复谎言的过程具备了“长时间反复单调刺激”的催眠条件,处于催眠状态中的人自然将谎言认定为真理。这位具有辩证唯物主义基础的特殊的高级知识分子都能如此,其他痴迷者就更可想而知了。

二、“法轮功”特殊的练功方式与精神障碍

上述那位已转化过来的哲学教授现在又能用他具有的曾被抑制了的辩证唯物主义观点来批判“法轮功”了。说明他从被催眠的恍惚状态彻底清醒过来了,他是值得庆幸的。比这位哲学教授悲惨的是被“法轮功”催眠后引发了精神病的那些人。他们有的在意识恍惚中用剪刀剖腹去找所谓的“法轮”而致死,有的在催眠状态出现的幻觉中认为自己有了升天的能力而跳楼摔死,有的为了实现圆满升到宇宙高层次的愿望而上吊自缢或自焚,有的在恍惚中认为规劝自己不要练“法轮功”的亲人是阻碍自己长功力的魔而将亲人挥刀砍死……。这些现象的实质是“法轮功”痴迷者在催眠状态下被诱发了精神障碍。

从历史上看,道教修持和佛教禅定中,都有类似气功入静(都属于催眠)的习练方法。一些人急于求成、长时间执着沉湎于修习而出现言行失常,这种现象被称作“走火入魔”。气功热时期,也有部分习练者急于求成,甚至追求练出“开天目”等特异功能,长时间练功而引起“出偏”。气功界人士和社会大众也将练气功不当导致的“出偏”合称“走火入魔”。“出偏”轻者表现为感知觉异常出现幻觉,重者出现自杀或杀人等行为异常,与部分“法轮功”痴迷者的表现完全一样。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除极少数气功专业科研工作者外,人们不认识“走火入魔”、“出偏”的实质都是精神障碍。直到多年后,我国精神病学界专家逐渐亲自接触到了那些严重的“出偏”者后,不仅意识到了那些出偏者其实是自己专业领域内典型的精神障碍患者,而且在制定我国新的精神病诊断标准时,特意增设了练气功不当引发的精神障碍这个类别。

以上道教修持、佛教禅定和气功锻炼等历史的和现代的事实全都充分证明,习练者凡是过于追求和长时间练功都可以引发精神障碍。习练“法轮功”自然也脱离不了这个早经实践证实了的科学规律。更有甚者,“法轮功”兼有快速引发精神障碍的邪门儿功夫。

本来,气功专业人员在实践中早已发现凡是过于追求和长时间沉湎于练功极易引发精神障碍,并且为了预防这种偏差,在练功注意事项中明确规定,每次练功时间以15—30分钟为宜,最多不要超过1小时。然而李洪志却反其道而行之,要求“法轮功”习练者除早晚各集体练功一次、每次两三个小时甚至更多外,还要做到只要有时间就“学法”,胡说什么只有这样才能长功力和上层次快。这种违背科学的长时间让信徒接受他的歪理邪说刺激的练功方式本身就对习练者具有极强的催眠暗示作用,以及自然比佛教禅定、道教修持和气功锻炼等不当更加快速引发精神障碍的作用。

精神病学认为精神障碍主要表现为知、情、意、行方面的异常。所谓知,指感觉和知觉异常,包括“法轮功”习练者出现的“开天目”、“感觉体内有法轮在转”等幻觉;情,指情绪和情感异常,几乎所有“法轮功”痴迷者的家属都介绍,他们的亲人自从迷上“法轮功”后就失去了亲情、冷漠或喜怒无常;意,指思维异常,如出现妄想,认为自己想什么做什么李洪志都知道,或认为规劝自己的亲人是影响自己长功力的魔;行,指行为异常,如有的“法轮功”痴迷者自杀或杀人的行为,实际是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表现。其实,即使我们不用专业诊断标准来衡量那些痴迷者,普通大众都直观地感觉到那些“法轮功”痴迷者不正常。如我们在电视上都看到了记者在病房采访天安门广场自焚者王进东的镜头,当记者问被烧得遍体鳞伤的王近东后不后悔时,他依然喊叫不后悔。我们还看到,当记者采访王近东的妻子和女儿时,她们在电视上看到自己的丈夫、父亲全身烧焦的惨样后,不仅不悲痛,反而高兴地认为他上层次了。看到这种镜头,甚至根本不必精神病专家用他们的专业诊断标准来衡量,任何头脑清醒的普通老百姓都会脱口而出“他们一家人都是疯子”。一位采访过我的《焦点访谈》记者曾接受我的建议,在赴辽宁省一个重点帮教转化中心(马三家)采访录制节目时,请了当地的精神病专家一起与“法轮功”痴迷者谈话,精神病专家一眼就看出,其中部分痴迷者正是自己熟知领域内的精神病患者。作者本人也曾在福建邀请精神病专家一起同“法轮功”痴迷者对话,精神病专家也是立刻发现部分痴迷者是典型的精神病患者。

三、几点认识与建议

我认为相当数量的“法轮功”痴迷者是精神障碍患者这个简单的事实至今不被认识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自从“法轮功”被定为邪教以来,多从政治角度来认识和批判“法轮功”的邪教本质,而忽略了对其信徒们痴迷机制的科学探讨;二是主管领导及普通大众不可能具备认清痴迷机制的相关专业知识,而具备相关专业知识的心理学家和精神病专家多不清楚“法轮功”的特殊习练方式以及缺少从精神病角度对痴迷者进行检查诊断的机会。此外,一些基层行政主管领导虽然接受了作者的观点,但认为必须与中央批判邪教的部署保持一致,中央没有要求从治疗精神病角度开展转化工作,不好自己出风头等,而不敢开展试点工作。

也有人非常顾虑将部分痴迷者认定为精神障碍患者,会与前苏联政府将持不同政见者认为是精神病一样,被西方反华势力抓住辫子。其实,大可不必有此顾虑。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告诉西方反华势力,恰恰是李洪志及其邪教“法轮功”将正常人给毒化引发成精神病患者,使他们脱离了自己的家庭和社会,严重侵犯了人权;当我们在批判邪教的同时,认识到了“法轮功”引发精神病的机制后,立即组织精神病专家等对处于精神障碍状态的受害者,满怀爱心进行救治,正是保护和恢复他们的人权。也可能有人会因上述观点产生顾虑:我们以前对“法轮功”的认识和做法是否错了?其实也不必有此顾虑。将“法轮功”定为邪教和有关部署都是完全正确的。对“法轮功”为什么能迷魂的科学机制认识应该允许人们,尤其是非精神病学专业的人们有一个认识的过程和时间。这仅仅是对事物认识由浅入深、由表及里、由现象到本质的必然过程而已。

综上所述,除对李洪志及少数清醒的组织者应严惩外,我建议:

一、中央主管部门组织各地有经验的精神病专家对“法轮功”痴迷者(尤其应包括所谓的“顽固者”在内)进行精神状态的诊查。相信专家们很容易就能发现那些处于轻重不同的精神障碍病态的人。

二、按照科学规律办事,先对被明确诊断为精神障碍的痴迷者进行相应的抗精神病治疗(很容易治愈)。对那些处于催眠状态的痴迷者帮助他们摆脱催眠状态。待他们的精神意识恢复到常态后,再进行说理性的思想转化工作。这样会起到事半功倍和巩固转化效果不容易反复的作用。

三、几乎所有的痴迷者都对伪气功和所谓的特异功能现象存在错误认识,而这方面的错误认识也是他们相信李洪志歪理邪说的重要基础。针对这一事实,为避免他们反复,还应对他们进行揭露伪气功等伪在那里的科普教育。我本人长期从事这方面工作(曾于1989年帮助当时也是伪气功大师的司马南转变了错误认识,从而成为反伪气功的斗士),因此,愿意参加主管部门组织的这方面工作。

四、对外宣传邪教“法轮功”将正常人给诱发成精神病,使他们脱离了家庭和社会,真正侵犯了他们的人权;我们则满怀爱心对他们进行救治,让他们重新回到家庭和社会,才是恢复他们的人权。

注:此文写于2001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