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薄荷茶社 » 专题 » 历史上邪教那些事儿 » 正文

白莲教:专注造反六百年的奇葩组织

作者:李晓萍 2018-11-29

编者按:纵观中国历史,曾出现过许多的邪教,它们为非作乱,危及民众的人身安全,造成社会动荡。如东汉时期的太平道、元末时期的白莲教、清初的闻香教等等。特别是白莲教,一直绵延元、明、清三代,为祸甚大。时至今日,法轮功、全能神等邪教组织仍在传播歪理邪说,欺骗、裹挟、煽动无辜群众。邪教组织产生的根源错综复杂,产生的危害却大同小异。薄荷茶社网以公安大学王清淮教授所著《中国邪教史》为蓝本,用通俗易懂、网络化的语言讲述历史上邪教产生、发展以及危害,希望读者能够“以史为鉴”,远离邪教。今日先推出《白莲教:专注造反六百年的奇葩组织》一文,敬请关注。后续文章不定期更新。

提到中国“自产”的宗教,想必很多人都会想起白莲教,自南宋至近代,白莲教始终是我国民间的第一大宗教。虽然它名曰洁白无瑕的“白莲”,但是却十分不得民心。在现今的影视作品中,就常见白莲教的影子——电影《黄飞鸿之男儿当自强》中滥杀无辜的白莲教。

图片1

图注:影视作品中以反面形象登场的白莲教

全民都爱的《还珠格格》中,容嬷嬷为了拔除小燕子这颗眼中钉,就诬陷小燕子为白莲妖女,可见白莲教在民众眼中一直是反面形象。

图片2

图注:为了把小燕子赶出宫,容嬷嬷诬陷小燕子为白莲妖女

纵观历史,白莲教似乎总跟“造反”一词捆绑出现,元朝覆灭、明朝建立、清朝衰微跟白莲教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古代皇帝上朝时,要是有地方官员提到“我们那里出了白莲教”,皇帝差不多得气到摔笔。所以,闲话少叙,今天我们就来聊聊白莲教吧。

白莲教起源:僧人茅子元的改革

白莲教萌芽于佛教异端白莲宗,由南宋僧人茅子元创立。当时的佛教宗派主张通过“苦修”等法来成就佛果,而茅子元“另辟蹊径”,他结合底层群众的接受程度,创立白莲忏堂,自称“白莲导师”,主要在底层民众中间传教。

面对目不识丁的底层民众,茅子元有独创的传教方法,他的白莲教重行不重说,他不要求信众研习理解,只要求信众“行”——诵“阿弥陀佛”五遍即可(这也太简单粗暴了!),信徒可以娶妻生子,与常人无异,同时,茅子元的白莲教的聚会方式是“夜聚晓散、男女同修”,在当时其受欢迎程度可想而知。茅子元创教不久,就被官府以“猥亵不良”的罪名逮捕并流放江州(今江西九江)。

但茅子元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他在那里继续传教,因此白莲教在江西北部广泛传播。

客观来说,茅子元创立白莲教,并不是为了传播邪教甚至造反,但他的白莲教舍弃了佛门的繁文缛节,修行方式简单易行,又为生活在苦难中的劳苦大众描绘了美好的“彼岸”世界,以致白莲教一经创立就迅速拥有了广泛的民众基础,在后世的近六百年间更是不断地被一些野心家用来进行暴乱,让白莲教成为了历代封建政府的噩梦,这一点,想必连身为“白莲导师”的茅子元也始料未及。

白莲教的迷之教义

白莲教带有浓厚的民间巫术色彩,教义来源既杂又多且乱。早期白莲教崇拜的多神尚有线索可寻,神的数目也可考察,而越到后期,它所尊奉的神就越多,以致神界不足,仙、怪、鬼、妖各色“人”等,也被白莲教取来崇拜。

它不但取用民间信仰的玉皇、阎王、各路神仙,还取用古代圣贤,甚至连说书艺人创造的虚构人物也被白莲教捧上神坛。以致于白莲信众,他们自己对究竟属于何教何门派,也并不清楚。

但所有白莲教都有几个共同点:

一、所尊奉教主都是弥勒佛。白莲教宣称释迦佛谢世,弥勒佛下凡执掌世界。教主往往通过一些“异禀”来宣称本人就是弥勒降世。白莲教作乱史,总是伴随着弥勒佛的无数次“下凡”,比如徐寿辉。史料记载徐寿辉“以妖术阴谋聚众”,说的是徐寿辉一次在河塘洗澡,结果身上放光,他的搭档就在旁边帮腔说这是弥勒佛下凡,我们跟着寿辉反了吧!结果白莲教信徒们就反了。徐寿辉1351年八月起兵作乱,1360年五月被陈友谅杀死于采石矶,作乱近十年。徐寿辉兵败被杀,白莲信众应该有所反思,不再重蹈覆辙才对,但可惜的是,每次有邪教教主登场宣称自己是“真正的”弥勒佛时,信众再一次乃至无数次地望风而从,追随这一尊“新佛”。白莲邪教之所以难治,根源也在此。剿灭邪教队伍,国家武器可以做到;但邪教的民众土壤,却不是军事力量所能铲除的。

二、主张素食。

三、焚香礼拜。

后两点乏善可陈,就不详说了。

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元朝

公元1279年,元灭宋一统中国。元代前期,元政府着力清除宋残余势力,对民间宗教势力无暇顾及。很快 ,元政府就要为自己对邪教的所知甚少付出惨重代价。

元仁宗皇帝,爱育黎拔力八达,这位享年仅36岁的皇帝是元朝的第五位皇帝,在其当政的十年间,推行“汉法”,被后世认为是最开明的君主,但他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即位之初,就颁布诏书,承认了白莲教的“合法”地位,这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典范!有了朝廷庇护,白莲教这一时期势力强劲,故态复萌,后相继出现了白莲教王驴儿叛乱、韩林儿刘福通叛乱,各地农民起义军与白莲教叛乱结合,其势已非虚弱的元政府所能遏制,元顺帝被迫率群臣撤退漠北,元亡。

元末几位白莲教首领传教目的很明确,先用宗教形式聚集民众,把他们先变成教徒,最后以“驱除鞑虏”为口号,瓦解元政权。

元末白莲教乱军的行事有着极其鲜明的共同点——叛乱之前,宗教性质突出;叛乱开始,迅即变为军事组织,不再坚持之前的宗教仪式,凡事以作战为要务。此刻,白莲教彻彻底底成为了各色野心家建立自己的政权的工具。元末因白莲教作乱而出现的政权有——刘福通建国“宋”、徐寿辉建国“天完”、陈友谅建国“汉”、明玉珍建国“夏”、张士诚自称“吴王”。

元朝的覆灭,一部分原因在于对邪教的认识始终模糊不清,对邪教采取的政策也是摇摆不定,终于难治。

而到了明代,统治阶层对于白莲教的认识有了坚决的态度,这种转变,来自于一个靠白莲教发家的重要人物,他就是朱元璋。

在明反明的白莲教

朱元璋原名朱重八,17岁那年,家乡大旱,父母双亡,朱元璋到皇觉寺当行童。后寺庙也难以为继,朱元璋遂出门云游,在此期间,朱元璋加入了白莲教。1531年,朱元璋离开寺庙,投奔了郭子兴的白莲教乱军。随后朱元璋不断发展,最终登基称帝,建立明朝。

图片3

图注:朱元璋中年画像

毫无疑问,朱元璋在元末的各路起义军中,是最具远见卓识,也最能收拾元末残局的领袖。也正是因为他从白莲教发家,所以他对白莲教的本质认识得非常清楚,知道它是统治者最危险的敌人。驱除元帝后,明太祖朱元璋立即宣布白莲教为邪教,在制定《大明律》时,还将严格禁止白莲教这一诏令用法律形式固定下来,使得惩治邪教有法可依。

图片4

图注:大明律

但这条律法并没有彻底禁绝白莲教,它们仍然活跃于社会各个阶层。明代中期,白莲教大发展,许多支派深入宫廷,教主甚至被奉为国师。最为代表性的就是李福达事件。李福达生于白莲教世家,他的爷爷曾参与过白莲乱军,而李福达本人就组织过两次叛军,失败后侥幸逃脱,后在朝中给自己买了官,然后凭借“点金术”彻底笼络了嘉靖帝,当时的嘉靖帝对巫术特别热衷,不但没有治罪李福达,反而让其官复原职。通过李福达事件,可见邪教在明朝中期宫廷中的猖狂。

白莲教在清朝的大暴乱

清政权入主中原不久,就遇到了“邪教”这个令前朝统治者头疼不已的重大社会问题。整个清代,白莲教都相当活跃,几次作乱都给清政府以强力打击,因此剿除白莲教成为清政府的重要工作。

纵观整个清朝历史,最大规模的白莲教叛乱,是从嘉庆元年(1796年)到嘉庆九年(1804年)的川楚白莲教乱,指的是嘉庆年间爆发于四川、陕西、河南和湖北边境地区的白莲教徒武装反抗清政府的事件。

当时正值乾隆退位“太上皇”,嘉庆帝即位,为了维护和巩固刚刚建立起来的统治秩序,清廷决定对“邪教”采取坚决镇压,采用正规军野战的战术,以重兵围剿白莲教。

图片5

图注:嘉庆帝朝服图

白莲教大规模作乱耗费了清朝政府十六省的数十万军力,并导致十余名提督、总兵等高级武官及副将以下400余名中级武官阵亡,使国库为之一空。“康乾盛世”的神话彻底覆灭,清朝再也没有办法恢复国库存银。最后,清朝军事力量也不可逆转地下降了。

底层群众是最大受害者

回顾这近六百年的历史,受白莲教伤害最大的还是底层的民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老百姓期望心灵的寄托,期盼能过上好日子,但总是被野心家所利用——元末彭莹玉和周子旺率白莲信众作乱,且让参与造反的人前心背后写上“佛”字,他们宣言有佛字刀兵不能伤,结果大批信徒就在这种狂妄的谎言中断送了性命。

图片6

图注:影视作品中,白莲教的荒唐教义

无独有偶,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些“气功”组织,也公然大书“佛”字,以愚昧信众,其迷惑手法也与此相同。

但只要老百姓最基本的诉求没有得到满足,打着宗教旗号来作乱的组织就总有空子可钻。当本土的宗教组织解决不了问题时,“外来和尚会念经”这种论调就被别有用心者拿来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