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的女人
章节
“传福音”的女人

第三章 谁是“三赎”

第三章 谁是“三赎”

对于魏玉秀的突然出现,兰福顺是一点心理准备也不曾有过的。在巨大的灾难降临之时,温情的回忆莫不是一种高能量的抚慰。昔日的老情人此时光顾,无疑给兰福顺送来不少温暖,尽管他还无心追忆曾经春心荡漾的过去,更不会与这个依然显得年轻的漂亮女人重沐欲火。

的确,魏玉秀还真不显老。适中的身材配上淡雅的着装,更使苹果脸上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显得妩媚动人,而映衬这双眼睛的鱼尾纹又隐隐让人读出精明、干练。一进兰福顺家门,她先冲兰福顺叫了一声“哥”,随即一把拉住了李翠萍的手,接着,两个女人就抱在了一起。再往后,就是一个悲戚的柔声低低的抚慰着另一个哽咽的同性。

李翠萍紧紧地拥抱着魏玉秀,不知为什么,竟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一丝依赖感。若在平时,她是绝对不会对这个女人产生一丁点好感的,因为这个女人与自己丈夫的风流事被村里的口头文学家们描述的绘声绘色,就只差让人捉奸捉双抓个现行了,尽管她坚信丈夫绝对没有跟这个女人有过出格的事。由于魏玉秀不经常回娘家,所以,她们倒没有正式打过几次照面。其实,她也是故意躲着玉秀。现在,听着魏玉秀贴心的安慰,李翠萍的心里竟有了几分自责:这是个多么好的人啊!以前怎能那样想人家?

魏玉秀说:“都怪妹妹来得太迟了。我要早来几天,侄子肯定不会出这么大事。”

兰福顺和李翠萍一时有些茫然,一起紧盯着魏玉秀的俊脸。

“真的,我要早来肯定不会有这事。”见兰福顺两口子这幅神态,魏玉秀又强调了一句。说着话,一转脸看着墙上的照片:“这是我侄子吧?”儿子死后,兰福顺将儿子的照片让人制作成一副遗像挂在堂屋中央,为的是能天天陪伴着儿子。

“这些照片都收起来吧,不然孩子走了也不会安生。”魏玉秀说完,不等主人表态,自己就亲自动手去收拾墙上的照片。对于这么体贴入微的关照,兰福顺两口子除了感激涕零还能再说什么呢?剩下的也只有帮魏玉秀的忙。不大功夫,儿子的遗像、全家福照、他两口子的结婚照等等,就全部被从墙上请了下来。

魏玉秀接着说:“我嫁到那边之后,也是三天两头闹毛病。离娘家又这么远,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说来也怪,自从‘传福音’的姊妹把我介绍给‘三赎’以后,身上什么毛病都没了,心里真是痛快!每天吃着‘赐福粮’,什么活都不用干。我就想:这样的好事可不能让我一个人独占了,我得跟许许多多的弟兄姊妹一起分享‘三赎’的赐福。这样,我也就传起了‘福音’。这段日子,可是拯救了好多人呐!”

“你也救过人?都救了些什么人?”李翠萍似乎来了兴趣。

“当然都是些迈不过坎儿去的人。再往前走一步,他们就会和我大侄子有同样的归宿。我只是轻轻的拉了一把,他们便又过上了正常人的日子,并且活得比谁都滋润。”

魏玉秀话说到此,停了停,看看兰福顺,又看看李翠萍。此时,李翠萍眼里竟露出一丝掺杂着懊悔的渴望,似乎在茫茫的大海上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又像是在黑暗无垠的夜空发现了一颗耀眼的救星。她再次拉了一下魏玉秀的手,又趁势一把抱住魏玉秀,伴随着扑簌簌的两行热泪,颤声说道:“妹妹啊……你真该早来呀……”

“我这不是来了吗?”

“啊……快救救我……救救我家吧……”

“不是我救你们,是‘三赎’救你们。我是他的使者,是他派我来救你们的。”

这时,兰福顺也插话说:

“三叔真是个大好人!他是哪个村的?是你们那片的?”

魏玉秀连忙纠正说:“不是‘三叔’,是‘三赎’!”

兰福顺也认真的说:“我知道了,是该叫‘三叔’。”

“我说的‘三赎’不是你说的‘三叔’。”

“那这个三叔究竟是谁呀?是你婆家的当家子?”

魏玉秀听罢,脸上竟闪过一丝笑意:“‘三赎’不是个人。”

“‘三赎’不是人?那它是个啥?”

“行了,你别瞎打岔了,听我慢慢给你们说。”

于是,两个渴望得到拯救的苦命人听一个走娘家的女人讲起了天方夜谭般的离奇故事,并且还丝毫没有察觉出故事的诡谲。他们更不曾想到:魏玉秀竟有这么大的来头。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