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的女人
章节
“传福音”的女人

第十四章 鸠占鹊巢

第十四章 鸠占鹊巢

李翠萍虽然去了城东片,可兰福顺的家里却并不缺少女人味。在李翠萍离家的第二个夜晚,魏玉秀就敲开了兰福顺的房门。当时,兰福顺正无精打采的喝闷酒。乍没了老婆,一切都不那么顺当。“做工”始终没有进展,连个“果子”味儿都没闻到过。也正是由于结不了“果子”,中午连个吃饭的地方都找不着,只好在心里祷告着“吃谁谁有福”的“福音”,饥肠辘辘的继续下午的“灵程”。经过一个下午的白忙乎,终于又回到这个冷冷清清的家里来。

魏玉秀进屋没有说话,而是给自己满满地斟了一杯酒,然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再看她的面庞,更加艳若桃花。

那夜,魏“奉差”假借“三赎”的旨意和兰福顺弟兄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她声称刚刚听到“三赎”的“福音”,要她立刻给兰福顺弟兄“转灵气”。在兰福顺弟兄带着二分呆傻三分恐慌五分惊喜犹犹豫豫之际,魏“奉差”做完了一个女主人该做的一切事情。接着,他们就做了魏玉秀说的“门里‘最圣洁的事’”。

月亮捉迷藏般的在云缝里钻进钻出,西风转着弯儿的敲打房门,似在提醒屋里的两个人:这是最适合弟兄姊妹外出“做工”的大好时机。

屋里的两个人自然是一夜未能入眠。

“还记得老哑巴吗?”魏玉秀问。

“记的。”兰福顺答。

“报答过人家吗?”

“怎么报答?”

“没良心的,还真把大恩人给忘了。”

于是,魏玉秀向兰福顺道出了一个没向任何人说起过的秘密:每逢老哑巴忌日,她都会为他烧纸。而到了门立勤那里,老哑巴则成了魏玉秀的远房表舅。每年都会有这样的情景:在一个枣树叶子即将被秋风扫尽的傍晚,她慢慢的走出村子,寻到一个十字路口,在地上划个圆圈,把烧纸放在里面,然后冲娘家的方向跪下,将烧纸点燃。那时,老哑巴往往会化作跳动的火焰,手舞足蹈着替她去送信。待火光熄灭,她又往往会把地上的纸灰看成片片情书。在老哑巴的某个忌日,她已经怀了六个月的身孕。当时,天阴的就像黑锅底,眼见大雨随时都会瓢泼而下。她走出村子,却见门立勤也追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把雨伞。这个老头子还真会疼人!这样想着,她竟冒出要捉弄一下这个“老头子”的念头。后来,她始终弄不明白自己当时的真实用意:是小媳妇儿故意向老男人撒娇,还是因为嫁给这个老男人之后少有的幸福感?她点燃烧纸,跪在地上半天不肯起来。门立勤劝她,她却给门立勤要了个条件:你给我表舅磕个头我就起来。按当地的传统习惯,丈夫不能给老婆的娘家人上坟磕头,那样做是会被人嘲笑的。魏玉秀本来是给门立勤出难题,不想门立勤为了让她快点起来竟二话没说就跪下了,嘴里还嘟囔着“真是个好人”。魏玉秀在心里暗笑:要是这个好人把好事做成了,我肚子里哪能怀上你的种?

回到家里,魏玉秀第一次真情的拥抱了比自己大十岁的丈夫。

和魏“奉差”的“零距离接触”,还真让兰福顺弟兄的“灵程”有了新的起色。随着时光的匆匆流逝,人们渐渐地不再把他视作神经病,却转而说他是钱串子脑袋,认定他抛家舍业“传福音”就是为了狠捞一把。庄稼人一个汗珠摔八瓣,省吃俭用惯了,花两毛钱买斤黄瓜都想了又想、试了再试。要是“三赎”真能给增米增面倒也罢了,可这种“神迹”却从没见到在谁家应验过,倒是听“传福音”的男女偶然说起过进了“三赎”的门就得“上慈惠”。在地里泥一把汗一把的奔日子,也用不着得“三叔”“二大爷”什么“福报”。只要没别扭事,更用不着寻“福音”来宽心。正是由于庄稼人怀着这种想法,才使得兰福顺这类菜鸟弟兄“做工”举步维艰,聚会遭主执训斥更是家常便饭。因为受够了这种窝囊气,现在魏“奉差”又成了“自家人”,兰福顺就有了托魏玉秀提拔做“奉差”的想法。

那天晚上,魏玉秀一边听着兰福顺请托一边在心里发笑:你也想躲出去做“奉差”?羡慕李翠萍了?看来,你还是又痴又傻哟!你竟然到现在还不明白我为啥派她出去‘做工’?她说:“你结不了‘果子’是有自身原因的,只要坚持‘做新功’、‘跑灵程’,就一定会得到‘三赎’‘赐福’。你怎么就不学学你老婆那个嘴茬子?”说到“你老婆”,魏玉秀不禁脸红了:“她在这边虽然没能结‘果子’,可‘作见证’绝对是一流的。”

说起“作见证”,兰福顺却又讲起了一个笑话:“这次聚会,有个姊妹‘作见证’讲了自己的家事。她说因为自己常年‘传福音’,家里的活一点都不干,跟丈夫整天闹矛盾。丈夫一气之下去了省城,都半年了还是音讯皆无。结果,这个姊妹的‘见证’还没作完就被主执给堵了回去。”

魏玉秀说:“这种事有的是,我在别的地方也碰到过。一个姊妹因为外出‘做工’受到老公阻拦,竟拿起菜刀给老公开了瓢。老公没办法,后来喝农药死了。这个姊妹为表示对‘三赎’的真心,就把这事当成了最好的‘作见证’材料,结果也挨了主执的训斥。‘作见证’是宣扬‘三赎’‘神迹’的过程,不是现场直播,更不能实话实说。”

兰福顺饶有兴趣的听着他的“贴心姊妹”传经送宝。

魏玉秀接着说:“有个姊妹把一年种棉花换来的两万块钱一次性的上了‘慈惠’,把老公气得跳了井,人当时就死了,上大学的儿子也被迫退了学。可她‘作见证’却是另一种说法。她说自己因为‘上慈惠’获得 ‘三赎’‘赐福’,老公跳井没有沉底,被一双看不见的手给托上来了……”

有了好姊妹的言传身教,兰福顺似乎真的看到了“天国”的光辉。魏玉秀手里掌握着大量的“慈惠钱”,他们不需“增米增面”就能想吃什么有什么,这样的“赐福粮”比啥都管用。他们在一起度过了许多美妙的夜晚,让魏玉秀真切感受到曾经梦寐以求的幸福。有一回,女儿的学校开学生家长会,她还让兰福顺做了自己的替身。她说“我的孩子就是你的孩子”。她从心底感激“三赎”,因为是它把兰福顺送回到自己身边……

这天晚上,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兰福顺一听,知道是李翠萍回来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