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的女人
章节
“传福音”的女人

第十一章 精明调度

第十一章 精明调度

三个月以后,李翠萍被抽调到城东片做了小分会的“奉差”,而这样安排则出自于魏玉秀的主意。作为小分会主执门立勤的压寨夫人,魏玉秀在“三赎”门里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她虽然在肚子里打的是自己的如意算盘,可倒让李翠萍觉得捡了个天大的便宜,并且还因此感动的不知说什么才好。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李翠萍一直是“上慈惠”最少的姊妹,而兰福顺也一直是“上慈惠”最少的弟兄。自从刚开始上了那五百元的“慈惠钱”,他俩就一直在这个项目上原地踏步。对于这种情况,教会点主执很是纳闷。看李翠萍这个人,不但身段匀称脸蛋水灵,而且也不像是个缺心眼儿的人。尤其是在“作见证”的时候,讲起“神功”头头是道,说起“显灵”眉飞色舞,聊起“不用施肥庄稼就能疯长”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侃起多年的瘫子经她祷告医治而健步如飞就像真有那么回事,绝不会像有的弟兄那样,说什么到人家里去祷告治病被病人子女轰了出来,或者为“见证”水缸里的水总是满着的而半夜三更去挑水;更不会像有的姊妹那样,说什么怕庄稼不长,冒着大雨半夜去地里撒化肥。其实,主执倒是去李翠萍那一亩三分地边看过,别人家的棉花都该整枝打杈了,可她家的地仍然荒着,满地的野草比赛似的疯长,好像在替不负责任的主家圆谎。无论怎么看,这个姊妹都应该算作“三赎”门里“作见证”的顶尖高手,在这方面要说她有“神灵附体”一点也不为过。但是,有“神灵附体”的“作见证”高手为什么会连一个“果子”都结不下呢?主执在外出“做工”时也对这个问题留了意。经过一番摸底打探,主执终于参透了其中的玄妙,原来附近村里的人都把李翠萍当成了神经病,认为她是因为死了儿子而发生了心理变态。人们都把她说的那些神话当做傻话听,她结不了“果子”自然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久,教会点主执就把李翠萍姊妹的情况上报给了小分会“奉差”魏玉秀。主执并不是要故意跳过教会越级上报,而是由于魏“奉差”主动地找上门来。魏玉秀此番前来责任重大,除了催收“慈惠钱”之外还要处理一道棘手的难题,也就是上节提到的一个弟兄跟一个姊妹争“果子”的那档子事。那件事最后竟落了这么个结果:“果子”自打“上慈惠”交上了那一千块钱,就再没见过一个“门里”的弟兄姊妹登门光顾,更别提什么祷告治病了。那个弟兄当然不会再自找麻烦,就像他说的那样,凭什么别人收了“慈惠钱”让他去祷告治病?而那个姊妹也想躲得远远的,因为她也明白所谓的祷告医病纯粹是鬼吹灯的事,有几个半身不遂的人重新好起来过?可要是上了“慈惠钱”却得不到神灵医治,往后弟兄姊妹出去“做工”更是难上加难,“三赎”在这地面上也就没法混了。

魏“奉差”做事倒是雷厉风行,上来就把这事弄了个门儿清。原来,那个姊妹的确收了“果子”一千块钱的“慈惠钱”,可她“上慈惠”却只交了五百,剩下的五百被她揣进了自己的腰包。魏玉秀闻知此情,不由得怒从心头起,聚会时对着跪在地上的这个姊妹狠狠的抽了二十鞭子,外加在屁股上踢了两脚,并当场宣布“三赎”旨意:除补交五百元“慈惠钱”之外,另外加罚该姊妹两千元;为照顾其脸面,此项罚款可以称作“上慈惠”。

打也打了,罚也罚了,可祷告医病的神功还得派人去做。魏玉秀当机立断,决定把这个急难险重任务交给魏德贤那个教会点,交换条件是魏德贤升任教会主执,该教会可留下五万元“慈惠钱”自行支配,不必上交。魏德贤得了个大“福报”,不仅从心里感激妹妹,就连那个王八蛋妹夫的形象也在他心里光亮起来。

处理完公事,魏“奉差”也就要顺便打理一下私家事务。自从结了李翠萍和兰福顺这两个“果子”、创出这么个“复活家庭”,魏玉秀总是有事没事就往兰家跑。为了能与神更亲更近,这对姊妹弟兄也非常乐于接待这位“奉差”,尽管兰家不能用作“接待家庭”。在魏玉秀看来,兰家虽然是“复活家庭”,但够不上“接待家庭”的条件。兰家和魏家离得太近,倘若有谁泄露天机,有被一锅端了的危险。

往兰家来的次数多了,魏玉秀竟有了一种霸气十足的小三心态,虽然对兰福顺含情脉脉、暗送秋波,有时还伸出纤手在他身上拍两下,但对李翠萍却还是一副君临天下的样子,摆足了谱,逞够了威。这天晚上,进门没说上几句话,魏玉秀就把话题引到了正道上:

“‘翠灵’姊妹,听主执说,你‘做工’的情况可不怎么理想啊!”

听魏玉秀这么说,李翠萍不禁羞愧的低下头去。

魏玉秀又接着说:“照这样下去,身上的罪不但不能减,还会因为白白耗费‘三赎’的神能而往上添啊!”说到这里,魏玉秀故意停下来,用刀子似的秀目在李翠萍身上剜了两眼:“这些你都想过吗?”

李翠萍看看魏玉秀,嘴张了几张,却又什么话都没说出来,完全是一副求助的样子。

“不过不要紧,我可以给你另做安排。”魏玉秀又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耍起了导师范儿:“你们知道在当地为什么不能‘结果’吗?我告诉你们吧:那是因为当地人都认为你们有精神问题,原因还是我侄子的事。‘三赎’的‘福音’虽然美妙,可从你们口中传出去却没人愿意听,人家把你们说的‘福报’当成了傻话……”

李翠萍双肩颤抖一下,顿时泣不成声。兰福顺也跟着掉了泪。魏玉秀看看他俩,也赶紧凑热闹似的从眼眶里挤出两滴眼泪。

“嫂子,到城东片去传播‘三赎’的‘福音’吧!我跟你们教会点主执商量过了,他说这样更能让你发挥专长。你知道吗?他对你 ‘作见证’的本事可佩服啦!那边的人不知道你的情况,你‘做工’会方便些,也更容易‘结果’。我知道让你们分开不好,可既然成了‘三赎’的人,就应该抛弃一切常人的杂念。只有这样,才能亲神近神,尽快洗清身上的原罪。再说,这样也是为了你和我哥、为了这个家呀!”

面对如此体贴的“奉差”姊妹,李翠萍又能说什么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