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的女人
章节
“传福音”的女人

第十章 痴人“做工”

第十章 痴人“做工”

李翠萍的“灵程”从一开始就不怎么顺。

“洗礼”仪式结束后,她获了个“翠灵”的灵名。魏玉秀说:往后你就用这个名字,“三赎”的人不兴用真名。李翠萍立刻把这个名字在心里默诵了五遍,生怕一不小心会把它忘掉。魏玉秀又说,既是成了“三赎”的人,就要想着为“三赎”“做工”,“做工”越卖力气,结的“果子”就越多;结的“果子”越多,升级就越快。福大赐福多,奉献最多的弟子总是会得到最多“赐福”的。你结的“果子”会永远侍奉你。随着“做工”的不断进步,结的“果子”也会不断增多,你就会先做教会点主执,再做教会主执,然后做分会点主执,越往上升离“神”越近,身上的罪孽也就削减的越快越多。到那时,你一抬头就会看见天国发生的事情。

这个曾为美女的半老徐娘,因丧子之痛而被折磨得面目憔悴、红颜尽失,是“三赎”的“福音”把她引向另一个世界。“天国”世界的传说似一剂强心针,又像致幻剂,在提气壮精的同时产生了极大的副作用,把她从一个正常人置换成精神残疾。

按照魏玉秀传授的“做工秘笈”,李翠萍把“传福音”的目标锁定为自家的亲朋好友。可她因为整天泡在地里,没有什么社会交往,并没有多少朋友,剩下的就只有自己的亲人。李翠萍把所有的社会关系挨个过了一遍筛子,最后觉得还是从娘家人下手比较保险。可是,当她兴冲冲地把“福音”送到娘家门里时,他们却表现出大惑不解的样子。如此好事却不能被亲人接受,李翠萍心里又怎能不着急?于是,她就把刚从魏玉秀那里学来的“祷告治病”、“赐福粮”、“发酵粮”什么的掰扯开来,逐条讲解其中的好处。李翠萍不讲还好,越往下讲却越让娘家人觉得不对味。后来,竟认为她是因刚刚失去儿子而精神失常。哥哥便故意问她兰福顺干什么去了,她回答说:他也“做工”去了,往后我也不能叫他的名字,得叫他弟兄;他也不能再叫我翠萍,得叫我姊妹。还有,我现在有了一个很好听的灵名,叫“翠灵”。哥哥越听越觉得李翠萍得了精神病,而看到娘家人不肯接受“三赎”的“赐福”,李翠萍心里也实在着急,无奈之下,甩下一句“你们就等着世界末日到来吧”,转身就要出门。就这个样子,哥哥哪能放心让她自己走?哥哥一句话,两个侄子就七手八脚的将她架上农用三轮车,风是风火是火的到了县医院。怕兰福顺因找不到人会着急,又叫人专程去给他送信。

在县医院里,李翠萍的侄子又跟医生急了眼,因为医生说李翠萍什么病都没有。侄子急了:人都这样了还说没病,你这是什么医术?李翠萍因为一路上一直在骂,此时倒也真累了,还真就显出了几分病态。直到兰福顺赶来,才算把事情弄了个明白。于是,一家人带着愧色悄悄地离开了医院。

这一折腾不要紧,又耽误了一件大事:因为这天晚上弟兄姊妹们要到教会点聚会祷告。等这对弟兄姊妹到了教会点,其他弟兄姊妹早就散去多时了。

初次“做工”结了这么个令人啼笑皆非的“果子”,让李翠萍愈发坚信人生下来就是有罪的。而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救治,就显得自身罪孽更是大得无边。要想减轻自己的罪孽,多蒙“三赎”“赐福”自不必说,而更重要的还是努力“做工”。有了这样的想法,就使得这颗新结的“果子”不但没因失败而灰心丧气,反倒信心更足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李翠萍姊妹把亲戚朋友家跑了个遍,但最后的结果却是一个“果子”也没结成。在她讲的吐沫星子乱飞的时候,人家却在不住的笑着看她。等她说累了稍有停顿时,人家就会说:你常来走走也好,时间长了还是挺想你的。有苦千万别在心里憋着,憋来憋去会憋出病来的。现在把话都说出来,心里是不是觉得痛快了?很显然,大家都把她当成了地地道道的神经病,认定她这是因失去爱子而遭受的打击所致。

“做工”做得这么一塌糊涂,聚会时自然没什么好果子吃。因为一分“慈惠钱” 都没收上来,李翠萍姊妹和兰福顺弟兄受到主执的严厉训诫。看到其他弟兄姊妹这个三百那个五百的 “上慈惠”,这两口子简直是羞愧得无地自容了。主执还对他俩说,如果下次聚会还是不能“上慈惠”,就把他们的事上报给教会,请教会派“奉差”来惩罚他俩。这样的结果显示的是什么问题呢?主执告诉他们说,这只能说明他们身上的罪孽不但没有丝毫减少,反倒因为白白耗费“三赎”的神能而增加了许多,如果不及时加以补救,后果将不堪设想。为了减轻身上的罪责,聚会刚刚结束,这对弟兄姊妹就着手准备了五百块钱,为的是下次聚会时“上慈惠”。

由于在这次聚会上始终处于恐惧之中,这对弟兄姊妹当时对聚会的内容倒没怎么在意,后来想想,觉得还真有意思。十几个弟兄姊妹先是跪在“得胜旗”下祷告一番,接着就是“上慈惠”,再往后就是让弟兄姊妹“作见证”。等聚会快要结束的时候,却有一个弟兄与一个姊妹发生了争执,那是因为一个“果子”的归属问题。弟兄说,这个“果子”因为得了半身不遂,到处求医问药,是他多次登门传播“三赎”的“福音”,才让这户人家给“果子”停了药,转而求他祷告治病。可是,正当他想多请几个弟兄姊妹前去帮忙做祷告时,眼前这个姊妹却乘机下了手,从这个“果子”那里收了一千块钱的“慈惠钱”。姊妹听了自然不服,又反诬弟兄想抢她的功劳,她说自己早就盯上了这个“果子”,并且还称自己得了“三赎”的神功,早就掐算出这个“果子”会得这种大病。最后她提议:这个弟兄非要认这个“果子”也不要紧,他可以每周去“果子”家里祷告治病,因为“果子”无论如何都没法来教会点聚会。弟兄一听急了眼,说你他妈这是放屁,凭什么你收“慈惠钱”让我去祷告治病?姊妹也不示弱,两个人就祖宗奶奶的骂开了。后来还是主执把他俩压服的。主执说这事不算完,还要请上边派“奉差”对他们进行惩罚。

李翠萍和兰福顺的“灵程”就是这样起步的,往后的路又该怎么走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