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的女人
章节
“传福音”的女人

第九章 买近“三赎”

第九章 买近“三赎”

烂尾胡同里又有不少人在进进出出,这是兰福顺在卖棉花。

兰福顺本是个买死人卖死人的主儿,每年的棉花都是存在家里等高价,很有点像吃了“三赎”所赐的“发酵粮”,总觉得棉花价格会在一夜之间无限制的膨胀开来。因为常怀这种心态,他在信了“三赎”之后才这样想过:难道自己命中注定会与“三赎”结缘?如若不然,怎么总会把棉花粮食压在手里等着涨价?其实,大多数农民都有这种惜售心理,一年到头不容易,总希望那锄禾日当午的付出能获取最大值的回报。每年等下来,又总会有一部分人后悔不已,连呼上当。价格到达顶峰时不肯出手,价格跌落至最低谷时却又怕卖不出去砸在手里,因此便慌慌忙忙的忍痛抛出。兰福顺是这类人群的典型代表,每年都错过最好时机而坚持到最后出手,吃了亏就想“今年反正这样了,看明年的”。等到了第二年,却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舅)。但无论怎么说,春节刚过的这段时间往往是棉花价格低迷的时段,兰福顺此时卖棉花,实在令人琢磨不透。

联系到他刚死了儿子,有人就这么瞎想:难道他要筹钱给儿子配冥婚?可是,这几天没听人传过这样的消息啊!

也有人猜测:他可能是因为给儿子办丧事欠了债。

是的,兰福顺他两口子的确是觉得自己欠了债,这笔债似乎是永远也还不清的高利贷,就是砸锅卖铁甚至卖血都还不清。

昨天,魏玉秀又来了。她的到来,真像是一场及时雨,让兰福顺和李翠萍在难耐的期盼中看到了救星。不等魏玉秀指点,两口子就祈求她帮忙归附到“三赎”门下。

魏玉秀说,其实他俩已经做过“三赎”门里人该做的事,只是自己没有感觉到罢了。

两口子这时又愣怔开了,他们实在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门里人”该做的事。

魏玉秀就开导说,那天,他们把墙上的照片都拿了下来,这就是“三赎”弟子该做的事。信“三赎”的人是不许崇拜任何偶像的,墙上也不能挂有鼻子有眼的东西,因为那里面藏着“邪灵”,会不停的祸害人。

两口子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做对了一件事!

魏玉秀又拿出一块画着红十字的白布,在李翠萍脸前晃了几晃,并告诉她:把这面“得胜旗”挂在墙上,每天祷告,就能保一家平安。

李翠萍欣喜若狂,赶忙伸手去接这块被称作“得胜旗”的白布,不料魏玉秀却把手往回一抽,又把“得胜旗”收了回去。

魏玉秀说:“现在还不能把‘得胜旗’赐给你们,因为只有真正的‘三赎’弟子才有资格在家里悬挂它。‘得胜旗’上附有‘三赎’的神灵,有它在,必能保全家平安。你俩毕竟是戴罪之身,‘三赎’虽不会丢下你们不管,可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真心。”

兰福顺着急地问:“怎样才算有真心哪?”

魏玉秀故意停了老半天,才盯着这两口子的脸,慢慢的说:

“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钱、粮食,包括所有的财物,放在家里都不保险,只有放在天国才最保险。你们要是真信‘三赎’,就把这些东西交给它来保管吧!这样做一来是保险,二来呢……”她又停了停:“也减轻你俩一点罪过。”

魏玉秀的再次出现,让兰福顺两口子觉得自己离神更近了一步,似乎就只差那么一丁点儿了。故此,魏玉秀刚走,他们便迫不及待的着手准备通往天国的买路钱。既然这个世界说不准哪一天就会走到尽头,钱和粮食什么的放在家里还有什么用?卖,全都卖光了!就是在卖棉卖粮的时候,他们还在怀着一种诡谲的心态沾沾自喜。因为村里的人都不如他们聪明,还不知道世界末日将至,唯有他俩才是先知。

兰福顺的卖棉款没能在家捂热,他只是做了半天的过路财神。当天晚上,魏玉秀就杀回来了。她之所以消息如此灵通,自然是因为有个哥哥做“顺风耳”。自从兰福顺儿子死后,魏德贤就像电视剧里的谍战专家那样密切注视着兰家人的一举一动,随时准确无误的向魏玉秀传递着对“结果”有用的信息。至于兰福顺家门口那袋大米,也是他在半夜三更偷偷放在那里的。

在沉沉的夜色里,兰福顺和李翠萍用两万块钱换回了一面“得胜旗”。他们万分激动的把它挂在墙上,催促着魏玉秀在最短的时间里给他们进行了“洗礼”。

在不久的“门里”聚会时,他们明白了自己交出那两万块钱叫“上慈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