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福音”的女人
章节
“传福音”的女人

第六章 风夜归人

第六章 风夜归人

门立勤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回家的。

那夜,风刮得格外响。寒冬的夜本来就长,而魏玉秀在这长夜里就更加难熬。两年多了,丈夫杳无音信。她天天想,夜夜盼,盼望能得到一丝一缕关于丈夫的消息,哪怕是他的死讯。但仔细想想,却又怯懦的拒绝了这一想法:不要这么想吧!得不到死讯,至少还能认为他仍然活着;既是活着,就有回家的希望。这个挨千刀的,在家什么活都不干还不够,还像个鬼似的变着法的折腾人。

就在魏玉秀带着对丈夫的思念快要睡去的时候,她听到院子里有什么东西“扑通”响了一声。起初,她还以为是棒子囤上的纸箱被风吹跑了,可直觉又告诉她这一判断是错误的。因为有一个声音分明是从院墙那边向窗户这边移动着,那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有贼!这样想着,魏玉秀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情急之下,她摸出了枕头底下的菜刀。然而,那声音却没有停,并且径直到了窗前。就在胸口几乎就要炸开的那一刻,她听到了一声熟悉的呼唤:

“秀……”

啊!是他?只片刻的犹豫过后,魏玉秀便从热乎乎的被窝里钻出来,没穿任何衣服,手忙脚乱的为丈夫开了房门。

门立勤是被一阵旋风推进屋的。当时,风应该很凉,只是魏玉秀没有感觉到罢了。门立勤没言语,一使劲把老婆抱到床上,盖好被子,而后自己也上了床。魏玉秀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嘴张了半天,竟喊出一声:“爹呀!”

门立勤的泪流了下来,却没有应声。自从那回在集上被错认为魏玉秀的父亲以后,他曾无数次在没人的时候逗老婆喊爹,结果每次却都是以他喊了“亲娘”而告结束。不知是因为久别的激动,还是经过两年多的修炼已不再是肉胎凡体,一向不正经的门立勤这回却像换了个人似的正经起来,他说:“别这么叫了,叫弟兄吧!信‘三赎基督’的人都这么叫。往后,我就是你的弟兄,你就是我的姊妹。”

“还走吗?”

“不走了。走了谁给你好日子过哟?”

魏玉秀这时才想起丈夫进屋时的打扮,想起丈夫提着的精美的小皮箱。

“发了?”

“发了。”

“怎么发的?是偷来的还是骗来的?要不就是赌博赢的?再有就是走路捡的?反正这钱不是正道上来的。”

“都不是,是神赐给我的。”

“放屁!别他娘的装神弄鬼吓唬人,半夜三更的老娘害怕。你倒是人还是个鬼?”

“我不是人,更不是鬼,而是一尊神。我要让人供奉着,天天叫你吃香的喝辣的。”

寒冬的夜虽然很长,可有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天就亮了。

其实,门立勤完全可以在天黑以前赶回家,但长期的“传福音”生活似乎将他从一个大活人完全变成了一个鬼,使他非常惧怕阳光,只能与盗贼、猫头鹰、耗子等异类为伍,专门在夜间出来活动。

第二天,两口子专门去镇上赶了趟集,顺便看了看上初中的女儿。门立勤到镇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老婆买一套高档服装。在常人看来,这是补偿,也是抚慰,而门立勤则有自己的打算。他要把老婆包装好,因为包装老婆就是包装自己。他深知自己在这片土地上的留影太不光彩,太不够分。为了使自己尽快尊贵起来,他需要的是从花子到神的急剧升华。

多年以后,在公安局的讯问记录里,记下了门立勤这两年多的生活轨迹。

离家出走的第二天,门立勤就到了省城。他此行的目的本来是到省城做个乞丐,因为他听人说城市里的乞丐来钱很容易,比打工卖苦力的挣得还多。后来,因为看见了熟人,便远远的躲开了,从此就与丐帮帮主道了拜拜。一个人连要饭的权力都没有了,似乎真是走上了绝路。但是,绝处逢生的奇迹却又绝非大人物的专利,更不全是电视剧里杜撰出来的故事,二流子门立勤也完全有资格与奇迹沾边。

给他指点迷津的是一位算命先生,那是在一个公园的门口。当时,门立勤身上一分钱都没有,早就做好了算完卦立刻开溜的准备。算命先生让他在纸上写一个字,门立勤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写什么,最后才想到了祖宗留给他的这个“门”字:好,就写它了!

算命先生看罢,沉吟良久,忽然说出一句:“旷野窄门在西方,有胆有识任君狂。”完了,竟然收了卦摊,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白驹过隙的瞬间,永远刻在了门立勤的记忆里。他总觉得算命先生是一位仙人。正是有了仙人指路,他才去了陕西,成了“三赎”弟子。而他的领路人,又是“三赎基督”的十二门徒之一。

分享